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蜀汉占据地比较晚 这和争霸天下有什么弊端存在

2020-09-24 08:38

  对蜀汉占据地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刘备一生颠沛流离,在北方被曹操基本整合完毕,东南又被孙权经营起来的情况下,才在荆州获得了立足之地。

  后面的入川和得到汉中,算是刘皇叔人生的高光时刻,这个被人从北打到南,从东赶到西的仁义汉子,总算和一帮兄弟有了安身立命之地。同时刘备入川,也预示着三国战略格局的最终形成。

  刘备传奇的经历是蜀汉被后人推崇的原因之一,但是得地太晚让刘备集团在天下争霸战役中,先天最是不足。

  战略格局形成的另一个意思意味着可以转进腾挪的方法已经不多了,东汉末年的天下局势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同时刘备入川时间太短,造成他派系的从龙派,荆州派和益州派整合时间不够,这直接影响了蜀汉以后的许多政策决定,同时和东吴对于荆州的产权不明晰,使得吕蒙的偷袭成为了影响历史进程的事件。

  一.战略上可操作的空间不多

  1.天下变数极少

  作为基本盘扎实,人设爱民却实力弱小的刘备来说,复杂的形势才是他获取天下最好的战略态势,由于对吕布的盲信,刘备失去了在北方立足的机会,也失去了最好的战略时机,为刘表守北大门的时候,正是北方曹操迅猛的时候,刘备却寄人篱下,算得毫无作为。

  等到曹操整合了青幽冀并。其实曹魏大势已成,赤壁之战是小概率事件,瘟疫只是延缓了曹魏的入侵,赤壁之战后皇叔发力,总算有了立足之地,而诸葛亮三分天下的战略预言,也表明了刘备的空间不多了。

  混乱,让曹操疲于奔命,才是喘息了一口的刘备向往的战略态势,他固然得到了四川,曹操却又平定了关中,势力向陇西汉中发展,大家一起发育,刘备在战争潜力总量上没有因为夺取四川减小和曹操的差距。

  北方能拖曹家后腿的势力越来越少了,曹操和北方士人阶层开始合流,除非重大的变故,他的后方开始稳固起来,战争形势不再是乱战,而是硬拼国力的消耗战,这对骨架子偏小的蜀汉是非常不利的。

  2.战争潜力的不足

  战争,总的来说,是人口和经济的较量,在指挥水平和兵源质量没有明显代差的情况下,国力是一切的根本,蜀汉没有空间了,他的极限就是那么大的地盘。

  东汉末年,国家的中心无疑是在北方的,曹操掌握了全国将近三分之二的人口和财政,拥有大量经过战争考验的军队,内部算得稳固,蜀汉取巧的机会不多。

  可以这么说,刘备虽然搭上了立国的末班车,天时地利人和,号称得了人和,其实大势已经非常的不妙了,汉中和襄阳的短暂胜利,刘备集团都付出了大量人员和物资的代价,战斗都具有不可持续的特点,吕蒙攻击荆州前,徐晃的军队已经阻挡住了关羽,而汉中,曹操迁出人口,蜀汉表面获得胜利,事实上实惠得到的不多。

  3.战略方向确立

  蜀中之地,易守难攻,四川打进去难,打出来也难,物资调配的困难,让蜀汉在这一线的战略进攻方向,受到了巨大的局限,曹操的眼光是老辣的,迁出汉中人口就是看出了蜀汉的弱点,硬实力不足。

  刘备,诸葛亮就算训练出了天下无双的精兵,汉中粮食不能自给,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能力有限,和曹操争夺汉中已经是蜀汉后勤能力的顶峰了,随着攻击点越来越靠近魏国的核心区域,此消彼长,蜀汉军事胜利在关中一线希望渺茫,而荆州,政治更加的复杂。

  二.蜀汉派系缺少调整时间

  1.刘备力量的组成

  北方的从龙派,可能的胡人部曲是刘关张三兄弟的老婆本,糜竺等徐州富商也是从龙派的重要组成,荆州的诸葛亮,算上魏延和黄忠,勉强算是蜀汉第二大派系,四川的刘璋本来的东州兵,东州派以法正为领头人,而益州本土派的黄权等人对刘备的事业则一直支持度不高。

  刘备对法正的器重,汉中法正计策的使用,说明蜀汉在一个阶段,是以诸葛亮为总理,法正为总参谋长的布局,后来先主夷陵惨败,诸葛亮叹息法正在能劝住刘备,既是荆州派对东州派的感慨,也说明了东州派和刘备的亲密关系。

  2.没有时间整合的派系矛盾

  任何政治团体,肯定有派系,整合派系,提高团体总体的凝聚力,一定是政治上首要的目标,蜀汉刘备在的时候,是重用东州派的法正,李严,益州派的黄权的,甚至在黄权投魏后,刘备都保护了他的家小,这很可能是对势力强大的荆州派的制衡。

  嫡系关羽守荆州,诸葛亮集团进入四川,都是有政治意味的人事调动,关羽,刘备死后,孟达造反,东三郡丢失,荆州派和东州派翻脸,都是蜀汉没有时间进行内部整合的反噬。

  李严和诸葛亮的意气之争,东州派和益州派的拖后腿,益州派对于北伐的不上心甚至抵触,都是蜀汉内部阻力重重的原因,这也就是诸葛亮雄才大略,还能压得住这些势力的反弹,换成蒋琬,姜维,蜀汉的凝聚力就直线下滑了。

  3.整合矛盾需要时间

  矛盾大家都有,可是东吴的士族和孙家,曹魏的谋士集团和武将集团,磨合的时间都远超过蜀汉,蜀汉得地太晚,根本没有机会用激烈的措施整合矛盾,他几乎一上来就要准备战争,也不敢得罪掌握有实权的各个派系。

  也就是刘备的个人魅力,诸葛亮的威压让蜀能够运营下去,本来就 先天不足,后天再斗上一斗,蜀汉怎么还有力量伐魏?

  刘封和刘禅的太子之争,甚至让刘封被赶到了东三郡,然后被孟达又赶了回来,最后刘封被以不救关羽的名义斩首,蜀汉内部的斗争也是激烈的,他在荆州团结的班子,随着地盘和人员的扩大,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大量的利益冲突。

  三.与东吴关系的隐忧

  1.得到益州则占据荆州的被挑战

  赤壁之战后,孙刘两家关系迅速降温,孙权在刘备入蜀后就要求荆州的主权,刘备的底子太薄,荆州在法理上都还和东吴有争执,他得国太晚,不管从强硬还是怀柔的角度,都没有时间和东吴就荆州问题达成共识。

  湘水之盟是个临时性的条约,随着鲁肃的死去,东吴倾向于武力夺取荆州,而汉中和关羽同时对魏国发难,那么急促也是因为蜀汉的战略判断,时间是曹魏最大的盟友,必须提早进行战略进攻。

  这也给了东吴吕蒙偷袭的机会,说实话,东吴对荆州的主权要求是有一定道理的,不是刘备得了凉州就还荆州可以敷衍过去的。

  2.曹操已然封魏王

  217年,曹操封魏王,仪仗模仿皇帝例,不臣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刘备214年打下根据地,三年过去,曹操政治上最后的进化就要完成了,作为汉室忠臣的人设,刘备只能进攻,同时曹操的行为引来了反弹,南阳大量曹魏将领叛变,联系关羽,形式对蜀汉来说是最后的大好。

  但是蜀汉终究还是先天太弱,糜竺这样的老革命倒卖军用器械和米面,被关羽发现,只能火龙烧仓,最终给江陵的陷落埋下了伏笔,而江陵是整个蜀汉荆州防线的支撑点,荆州军进不能破徐晃,退不能回江陵,又得不到孟达的接应,败亡已经被注定。

  3.一步慢,步步慢

  从丢失徐州开始,刘备就机会不大了,他一步慢,步步慢,虽然竭尽全力做到最好,却连整合内部的时间都没有,先主希望在战争中磨练队伍,完成整合,却又被东吴捅了一刀。

  而东吴的问题,如果鲁肃在,如果刘备早几年入川,如果诸葛亮不是因为急于拿下成都调往四川,如果马超,韩遂在进攻曹操的时候,就得到汉中方向的援助,历史将会是完全不同的。

  结语:

  刘备得到根据地的时间太晚了,蜀汉其实在战略上已经没有腾挪的空间,赤壁之战的红利已经被皇叔最大利益化,但即使是这样,然而先天还是不足,曹操在赤壁退兵后,也整合了西北,总的战略优势根本没有动摇。

  赤壁之战的成色还不足以改变汉末的历史,刘备的辉煌终究来的迟了一些。刘备得到四川后,已经尽一切可能将水搅浑了,以弱兵在两个战略方向挑战曹魏,并且在一定时间内还取得了战术上的优势。

  然而刘备在起家时候埋下的雷太多,外交方面的,内政方面的,随着那口锐气的消失,随着后勤达到极限,蜀汉的战略进攻没有取得决定性的战果。地盘稳定最早的东吴胸无大志的偷袭荆州,孙刘两家的命运基本也就注定了。

  无论如何,刘备还是要感谢张松的,他虽然得最晚却总算还有机会在汉末的舞台表演一番,而三国的戏码也超越了历史本身,被国人赋予了不一样的各种意味。

  参考资料:

  《三国志》

  《三国演义》

  《后汉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