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刘裕攻打下后秦之后 刘裕最后为什么会放弃北伐

2020-09-24 08:38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刘裕北伐的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一、准备充足的北伐

  公元416年8月,刘裕正式从建康出兵北伐后秦。

  早在公元410年,刘裕灭了南燕之后,就想顺势灭后秦,只是后来东晋内部发生了卢循的流民起义,因此将灭后秦的想法暂时放下。

  刘裕将卢循镇压后,本以为可以空出手来对后秦用兵,又遇到占据荆州的先后两位刺史刘毅和司马休之的不服。荆州是东晋的重兵集团所在,这个地方不服,刘裕就不可能放心北伐。于是刘裕又对荆州用兵,结果刘毅死,司马休之逃到了后秦。

  完成对荆州用兵后,东晋已经形成了上下都团结在刘裕周围的统一阵线,长江上游的蜀地也被收复。

  在如此有利的形势下,北伐再次提上日程。

  刘裕对关中的战略态势,已经达成了三国时诸葛亮毕生追求而不得的目标,即占据荆州和益州,直捣长安。

  此时又传来一件让刘裕心想事成的事。

  公元416年的正月,后秦伟大的雄主姚兴死了,他的儿子姚泓即位。姚泓即位前后,几个兄弟为皇帝位自相残杀,使得懂得站位和不懂得站位的文臣武将们被杀不少。

  姚兴的死本就是后秦的重大损失,这一番争权夺利之后,后秦急剧衰弱。

  于是,雄才大略的刘裕开始了他的北伐征途。

  刘裕北伐后秦,不仅仅是他东晋和后秦的事,还有北魏的事,实际上是一出东晋、后秦和北魏的三国演义。

  只不过当年的三国演义是东吴和蜀汉联合抗击北方强大的曹魏,而此时的三国演义,则是北方的后秦和北魏联合抗击南方的江东。

  后秦国主姚兴死前的3个月,即公元415年10月,也许姚兴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就将女儿西平公主送到魏国联姻。魏国国主拓跋嗣将姚兴女儿纳为夫人,“宠遇甚厚”。两国演出了一场典型的孙刘联盟。

  对后秦和北魏的联盟,刘裕心知肚明,他清楚打后秦不难,只是担心北魏的干涉。于是他一边警告北魏不要管闲事,一边又进行了战略上的调整。

  刘裕此次北伐,不以步骑兵为主力,而是别出心裁地以水军为主力。

  北方平原是骑兵的天下,步兵居于弱势,而以水军为主力,就使得骑兵对步兵的优势难以发挥。

  二、气吞万里如虎地灭后秦

  刘裕北伐的前锋部队分左中右三路:

  右路军:以冀州刺史王仲德为总指挥,从山东地区西进,开通巨野一带50年前桓温北伐时用过的航道,沟通泗水和黄河,之后,向黄河南岸的北魏据点逼近。

  刘裕并不想和北魏开战,可是为了保障泗水、黄河航道畅通,必须拔除北魏在黄河南岸的据点。

  中路军:以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率领的水军溯汴水向西北运动,攻占汴水沿线,负责掘开石门水口。

  西路军:以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率领的步兵从淮泗之间向许昌、洛阳开进。

  刘裕主力紧随三路前锋之后,他的舰队从建康水路进入淮河和泗水,之后进入彭城(今徐州)停驻,等待泗水和黄河河道的开通。

  在刘裕驻留彭城期间,前方捷报频传。

  西路军王镇恶和檀道济部占领许昌;中路军沈林子部占领仓垣(今河南开封);右路军王仲德部占领滑台。

  王仲德部占领的滑台属于北魏,因此北魏国主拓跋嗣亲自向刘裕交涉。刘裕告知拓跋嗣只是借道,“欲假道于魏,非敢为不利也”。拓跋嗣摄于刘裕军的雄壮,不敢主动进攻,只是严加防备。

  西路军王镇恶、檀道济部于10月打下了洛阳。按照刘裕的命令,打下洛阳之后应该原地待命,带刘裕大军到后再行动,可是王镇恶为了抢攻,开始西进。

  第二年即公元417年正月,泗水和黄河航道疏通,刘裕主力离开彭城出发。

  2月,王镇恶部攻克渑池,抵达潼关;中路军沈林子打到蒲坂(今风陵渡)。由于蒲坂“薄阪城坚兵多”难以攻克,因此中路军沈林子和西路军王镇恶部会合,两军联合攻打潼关,可是久攻不下,形成相持。

  刘裕主力进入黄河后,拓跋嗣担心刘裕乘势进攻自己,在黄河北岸布置了10万步骑。晋军被水漂到北岸的船只,“水迅急,有漂渡北岸者”,被北魏军队俘获后全部杀死。于是刘裕命令晋军登北岸和北魏军作战,以却月阵击退北魏军。

  7月,刘裕大军抵达潼关,他没有进攻潼关,而是先打蒲坂,将蒲坂攻破后,由王镇恶率领水军从黄河入渭,直抵长安。

  王镇恶的水军在渭河行使并未受到抵抗,原因是后秦人没有见过南方“无人驾驶”的“蒙冲小舰”,“行船者皆在舰内,秦人见舰进而无行船者,皆惊以为神”。最终王镇恶攻破长安北门,后秦国主姚泓投降,“泓将妻子、群臣诣镇恶垒门请降”。

  至此,后秦国灭。

  9月,刘裕进了长安城。

  三、突然中断的北伐和大一统计划

  关中自古就是形胜之地,可攻可守,刘裕得此地,就可以据此为基地北伐中原,完成西晋以来的再次大一统。

  刘裕雄才大略,他当然看得到关中的战略价值,以长安为基地继续北伐也是他的本意,“公欲息驾长安,经略赵、魏”。而得到长安后,刘裕已经在为统一华夏做着准备,他准备立刻迁都洛阳。

  自东汉以来,洛阳就是中原帝国的正统国都,洛阳的地理对正朔认同极为重要,前燕甚至还出现了以地理奉正朔的论调,因此得洛阳者得正统。

  刘裕迁都的想法被王仲德劝止:“士卒思归,迁都之计,未可议也”意思是大家都想回家,所以暂时不要谈迁都的事。刘裕认为有理,暂时搁置了迁都的事。

  可是,刘裕进长安三个月后,即公元417年11月,他的态度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他不再北伐,也不再着手迁都,而要着急回建康了。

  四、放弃北伐的表象和深层次原因:

  刘裕着急回建康的表面原因,因为刘穆之死了。

  刘穆之是刘裕的第一谋士,相当于刘裕的诸葛亮,和刘裕同是京口人。当刘裕起兵讨伐桓玄时,刘穆之就来到了他身边。

  刘穆之对刘裕尽心辅佐,帮着刘裕“内总朝政,外供军旅,决断如流,事无拥滞”,而且勤勉敬业,称得上鞠躬尽瘁。

  谋士就是用来帮助建功立业的,谋士的死,反而让英雄的刘裕放弃北伐和大一统的伟大事业,似乎说不通。

  实际,刘穆之的死固然是刘裕放弃北伐的直接原因,而深层次原因,乃是刘裕的北伐动机。

  刘裕这次北伐前秦,本就是为了一个目的,即通过立功,获得“加九锡”的地位,为代晋称帝打基础。

  从曹魏开始,“加九锡”者必称帝已经成了铁律。刘裕的这个目的,已经似“司马昭之心”,为东晋路人所知。

  刘裕打下洛阳后,没有收到朝廷给他“加九锡”封赏,顿时大怒,专程派左长史王弘回建康问责。因此刘裕北伐的目的,连他的对手都看得清楚明白,大夏王赫连勃勃在刘裕打下长安后说:“裕不能久留,必将南归”。

  刘穆之是刘裕在后方的可靠保障。刘穆之死,刘裕担心“根本无托”,后方极有可能不稳。刘裕本人猜忌心甚重,他的成功是通过京口北府兵获得的,此时他远离京城千里之外,担心京口再出一支北府兵,配合朝廷的反对力量破坏他代晋称帝的计划。

  相比称帝,北伐已经居于次要。

  五、长安失守的根本原因

  刘裕虽然停止了北伐,其实并不影响他巩固关中地区。只要派遣得力将领,上下齐心,凭借关中百姓们对汉室的归心,守好关中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刘裕还没有称帝,就开始着手借刀杀人,让北伐的悍将们火拼。根本原因,还是刘裕本人过重的疑心。刘裕的性格是“轻狡无行”,即狡猾而且说了不算,加之又是武将起家,因此对功勋武将有本能的不信任,担心这帮武将步他的后尘。

  刘裕返建康前,留下他12岁的次子刘义真领一万兵镇守关中,让王镇恶、王修、沈田子等一帮将领辅佐。

  王镇恶是王猛之后,家本就在关中,此次又是攻破长安的首功,因此在关中人的心中极有威信,如此就引起刘裕手下南方将领的嫉妒和不信任。参军沈田子认为自己也在峣柳大战中立了功,对王镇恶就很不服气。

  沈田子和一帮南方将领对刘裕说,王镇恶是关中人,又深得关中民心,因此不可信。意思是王镇恶有可能在长安自立。

  刘裕没有否定沈田子的说法,而且说只要王镇恶有异动,你们就可以杀他。还私下悄悄对沈田子说:“锺会不得遂其乱者,以有卫瓘故也”要沈田子做卫瓘,自然就是授予沈田子可以临机杀人的特权。刘裕更对沈田子鼓励道:“猛兽不如群狐,卿等十余人,何惧王镇恶!”刘裕不是平息沈田子的嫉妒,反而鼓励沈田子杀人。

  结果沈田子杀了王镇恶,本人又被王修所杀,最终王修又被刘义真所杀。如此这般,外敌还没有来,自己先杀了个光。刘裕不得不让刘义真撤回,而刘义真撤回时又对关中百姓大肆抢掠,于是,关中人心背离。

  一年以后,即公元418年11月,长安城被赫连勃勃的大夏攻破,宣布刘裕北伐的失败。

  刘裕回到建康就被“加九锡”。半年之后刘裕杀了皇帝,又过了一年半,即公元420年6月,刘裕终于代晋称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