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唐朝开创出来的开元盛世是什么样的 唐玄宗有风流在哪些地方

2020-09-25 11:38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唐玄宗开元盛世的文章,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公元685年八月,一个男婴诞生在了武则天的四儿子李旦的家中。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男婴就是后来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一代英主——唐玄宗。

  他风流英武,雄才大略,统治中国近半个世纪,亲手缔造了大唐也是整个中国古代历史的黄金时代——开元盛世。

  唐玄宗的形象我们要是用四个字来概括的话,那就是“风流天子”。

  可是这个“风流”,大伙千万不要理解成私生活浪漫,风流成性那个“风流”,而是应该理解成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理解成这个“风流”;或者理解成毛主席的“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理解成这个风流。

  那么唐玄宗他是一个风流天子,他到底有哪些“风流”之处呢?

  第一个,事业风流;第二个,情趣风流;第三个,爱情风流。

  唐玄宗这个人一生当了44年的皇帝,此后,又当了6年的太上皇,所以当时号称是50年太平天子。在他的统治之下,大唐王朝在各个层面都达到了一种巅峰状态。

  第一个标志性的成就那就是君明臣贤的政治空气。

  开元初年的时候,当时唐玄宗刚刚当上皇帝没有太久,他也刚刚任命了老臣姚崇当宰相。

  有一天,姚崇就到唐玄宗这儿汇报工作来了。姚崇拿着一批郎官的名单来找唐玄宗来了,郎官是五品官,不是什么大官,他找唐玄宗想要问问唐玄宗任命这些人当郎官行不行?玄宗坐在殿上,姚崇在下面就把郎官的名单给宣读了一遍。宣读完了,他就看着唐玄宗。唐玄宗没反应,也不说话,看着房梁。姚崇心里没谱啊,怎么皇帝不理我呢?是不是我念的声音小,皇帝没听清楚啊,我再念一遍吧,又把这些郎官的名单给宣读了一遍。宣读完再看唐玄宗,还是看着房梁没反应,这回姚崇心里可没谱了,怎么回事啊,我哪儿得罪皇帝了?就讪讪地退出大殿了。

  姚崇刚一退出大殿,唐玄宗旁边有个大宦官高力士,说话了:您当皇帝也没太久,怎么就摆起架子来了呢?人家宰相跟您汇报工作,您是行还是不行,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啊。

  唐玄宗:你不懂,我是皇帝,我任命他姚崇当宰相,我是希望他帮我办事的,那这些小事,他自己处理就可以了,他遇到大事跟我商量,我自然会给他一个回话,可是这种小事如果也需要我一一审批的话,那我跟他还有什么区别呢?

  高力士一听明白了,原来皇帝是这么想的,这不是不搭理宰相,是挺信任宰相的。赶紧高力士就出去了,找到姚崇,到姚崇办公室跟他讲,说:姚相公啊,你刚才不要多心,皇帝的心路历程是这样的,他这是任凭您,让您放手开展工作。

  姚崇一听也是恍然大悟啊,以后办事就更有主心骨了。那咱们说说这件事为什么就能够反映君明臣贤的政治风气呢?咱们先看看李隆基唐玄宗他这样算不算一个明君。

  他当然是一个明君了,别看他只有三十岁,是个年轻皇帝,但是他识大体啊,他知道什么事皇帝该干,什么事皇帝不该干,他知道要想当一个好皇帝,就必须能够信任手下人,就必须放权,就必须让宰相有一定的权力。我们说唐玄宗是一个明君,他的大臣也是。您看姚崇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那是三朝元老啊,从武则天时候就开始当宰相的老臣,声望那么高,可他不欺负年轻皇帝,虽然声望很高,可他不专权,他知道遇事应该请示一下皇帝,这就是一个好宰相。

  姚崇是贤臣了,高力士也是贤臣啊。中国古代这个宦官一般形象不太好,就是在皇帝和宰相之间整天挑事,可是你看高力士就没挑事,他是主动沟通皇帝和大臣之间的感情,这是很难能可贵的。所以说他也是一个好大臣。正因为有这么一种君明臣贤的政治空气,自古特别难以摆平的皇帝、朝廷和内宫三者之间的势力才能够摆平,才能够和谐,所以当时政坛上不仅涌现出了一代英主唐玄宗,还有这个千古流芳的贤相姚崇、宋璟,甚至还有号称千秋忠义的宦官高力士。

  整个政坛那是群星闪耀啊,所以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成就。

  第二个标志性的成就是彪炳史册的典章制度。

  咱们现在既讲究以德治国,又讲究依法办事。你说社会的进步,如果只依靠几个贤君良相的话,这是不可靠的,很可能就是人在政在,人亡政息,你只有把这种凝聚着人类智慧乃至人性光辉的政令给它制度化,才能使它长期稳定地惠及人民。

  所以唐玄宗那个时代也进行了大规模的典章制度的编纂工作,比方说,中国最古老的行政法典《唐六典》,还有中国最完备的礼仪规章《大唐开元礼》就都是在玄宗时代修成的。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些典章制度,好的政令才可以保证社会长期地稳定地有序地向前发展,这是我们说政治领域的第二个标志性成就。

  第三个标志性成就是崇高的国际地位。

  当时唐朝那是绝对意义上的超级大国。长安也就是全世界的心脏,当时有大量的商人、使节、留学生、学问僧等等,通过海路、陆路种种渠道汇集到唐朝,汇集到长安、洛阳这样的国际性大都市。举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李白有一首诗叫《哭晁衡卿》,他是这样写的:“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秋色满苍梧。”

  这个牵动李白的感情让李白都哭了的这个晁衡就是一个日本留学生,日本的名字叫阿倍仲麻吕。19的时候到中国来留学,留学完了就在中国工作,在唐朝还当官了,一直当到御史中丞,相当于咱们现在当监察部长。

  前前后后在中国生活了54年,直到73岁的时候就在唐朝去世。当时像晁衡这样的人太多了,所以诗人就有一个文学化的表述,叫做“九天阊阖开宫阙,万国衣冠拜冕旒。”

  说一万个国家的使节都到唐朝来朝拜唐朝的皇帝,这个说法自然是诗话的语言,它有它的夸张性,那么实际?到底有多少个国家跟唐朝有联系啊?根据《唐六典》的记载,当时跟唐朝有朝贡关系的国家有70多个,这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数字啊。根据现在学者的估算,长安的人口有百分之二是外国人,那咱们想想这个数字它绝不亚于现在的北京。

  我们大伙儿可能都知道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其实当时更多的人是到唐朝来取经,到唐朝来学习典章制度。远在西亚,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也说过,知识即使远在中国,亦当往求之。这就叫做崇高的国际地位。

  唐玄宗即位后,任用姚崇、宋璟等这些贤臣为相,广施德政,重视民生,百姓安居乐业,国威远播海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