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霍去病是如何攻打匈奴的 河西走廊又是怎么夺回的

2020-10-09 11:38

  对霍去病和河西之战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前言:河西之战,是指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骠骑将军霍去病两次进军河西(今河西走廊),打击匈奴的作战。霍去病领军从公元前121年春第一次出击、到当年夏天第二次出击,以1万骑兵攻灭匈奴8万主力,战略战术上大有可圈可点之处,堪称中华战争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

  霍去病

  战役的突然性强,进攻迅速,杀敌不备。

  第一次河西之战(公元前121年春):霍去病率军从陇西郡出发后,六天转战千余里,踏破匈奴五王国有如摧枯拉朽。

  接着,汉军即马不停蹄越过焉支山(峰腰地带的甘凉交界处,位于山丹县城东南40公里处)突然出现在皋兰山(张掖附近的合黎山附近)与匈奴主力立即展开决战。匈奴猝不及防,而彪悍的汉军骑兵在深入敌镜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与匈奴短兵相接,斩匈奴折兰王、卢侯王,浑邪王败走 ,邪王之子及其相国、都尉被俘虏,连休屠部祭天的金人都被汉军缴获。

  第二次河西之战(公元前121年夏):战役刚结束,为保证作战突然性,汉军稍事休整再次出击河西地区。不过这一次汉武帝采取了分进合击的战略: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率万余骑兵出右北平,进击左贤王部; 霍去病与公孙敖合领骑兵数万,都从北地出兵,分道进军向西进击。

  霍去病进军速度很快,出发后不久即深入到匈奴腹地,而公孙敖走错了路,未能与霍去病军会合。

  霍去病不等,他立即率领本军由今宁夏灵武渡过黄河迂回南下,深入匈奴境内2000余里后突然出现在河西走廊(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弱水上游地区),从浑邪王、休屠王军侧背发起猛攻,匈奴军又是仓促应战,最后被歼灭3万余人,迫降单桓王、酋涂王及相国、都尉等2500人,俘虏5王及5王母、单于阏氏、王子59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63人。

  而汉军仅伤亡3千余人。浑邪王、休屠王率残军逃走,埋下河西匈奴军惧汉降汉的种子。

  不贪占财物,善用分化瓦解策略。

  霍去病在两次河西之战中,要求士兵不得贪占俘虏的财物、人员,战役结束后立即宣布政策:归顺者不再攻打,拒不归顺的才继续施加武力。

  由于是孤军深入,汉军如果不能就地消化俘虏,必会背上很大的包袱。杀俘吧,影响传播出去势必造成匈奴部落的誓死反抗;不杀吧,逃散的匈奴人聚拢起来又是一支作战力量,他们是军民不分、战平结合的。

  《史记》记载,匈奴的作战特点是:

  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义。故其战,人人自为趋利,善为诱兵以冒敌。故其见敌则逐利,如鸟之集;其困败,则瓦解云散矣。

  霍去病采取的分化瓦解政策使得汉军能够轻装进攻,有的部族还会担任汉军的先导,这对于在茫茫大漠上作战非常重要。

  而逃走的匈奴浑邪、休屠二王因为受到单于的猜疑,最终决定率军投降汉朝。

  以机动对机动,不拘泥于事前确定的战略战术。

  第二次河西会战中,霍去病采取了大迂回、大纵深、大穿插的战略。本来的战略安排是与他与张骞、李广、公孙敖分左右两路合计匈奴,结果公孙敖迷路、攻击左贤王部的张骞也因延迟进军导致李广被围、战役无果,霍去病并没有受到这些意外因素的干扰,没有消极等待,反而是独自进军,快速从灵武渡过黄河,向北越过贺兰山,涉过浩瀚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绕道居延海(今内蒙古西北),转而由北向南,沿弱水而进,经小月氏(未西徙的月氏人,今甘肃酒泉一带),再由西北转向东南,跨境2000余里进入河西走廊,从浑邪王、休屠王军侧背发起猛攻。

  大迂回作战,可以在不惊扰敌军的情况下突然到达敌军侧后攻击;进入敌军纵深腹地,则可攻击其软肋,同时在战胜后又可快速回师本军阵地。

  可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战场决策果断、斗争坚决

  匈奴伊稚斜单于得知浑邪王、休屠王两战两败,丧失河西绝大部分领土,十分恼怒,要对他们严加惩处。二王惧怕,无路可投,便于当年秋派使者赴汉乞降。

  此时二王手中仍有4万余部众,号称10万。汉武帝恐其中有诈,令霍去病率1万骑兵前去受降。果然,汉军未到河西,休屠王突然变卦,拒绝降汉。浑邪王攻杀休屠王,收编其部众,但人心极不稳定。汉军渡过黄河后,排列成威严的队形前进。浑邪王列阵迎候,其部下一些裨王见汉军阵容严整,心存疑惧,企图逃走,匈奴阵中骚动起来,局势眼看将不可控。霍去病远远望见,当机立断,驰入匈奴阵中,与浑邪王相见,将欲逃跑者8千余人尽行斩首,迫使匈奴军稳定下来,尔后先遣使送浑邪王赴长安见汉武帝,自引匈奴余众向西汉边境缓行。

  霍去病仅数十骑就敢冲进即将哗变的匈奴军阵,并以大汉将军的赫赫威势镇压敌军,促成浑邪王下决心平叛,靠的就是战场决策果断、斗争坚决,可谓少年英雄。

  点评

  霍去病征服河西,短短一年内歼灭、受降匈奴累计八万多。河西之战使西汉王朝完全占据了河西走廊地区,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为日后向漠北的匈奴单于、左贤王部发动进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要特别提到的是,祁连山北麓曾是匈奴最大的良马场,此后却成为汉军最重要的军马供应基地,为汉军最终把匈奴驱赶出西域提供了重要的战备支持。

  匈奴人哀歌曰:

  "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位我嫁妇无颜色。"

  李白有《胡无人》一诗盛赞: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陛下之寿三千霜。但歌大风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