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历史上的韩世忠真的被蟒蛇缠绕无人救他吗?

2020-10-09 17:38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韩世忠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韩世忠我们很熟悉了,他跟岳飞一样,都是南宋抗金名将,一生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不过韩世忠跟岳飞有一点的不同的是,岳飞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冤杀,但韩世忠躲过了这一劫,安详了晚年。

  当然,跟岳飞一样,韩世忠身上也充满了很多传奇故事。

  韩世忠出生贫寒,而且又不喜欢读书,整日没事就在街上喝酒发酒疯,又舞刀弄枪的,还喜欢跟狐朋狗友去逛一逛花街柳巷,外号“韩泼五”。如果生在盛世,韩世忠绝对没有什么出人头地的可能。

  但韩世忠出生在了一个动荡的乱世,宋朝周围都对大宋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南下。而且他的家乡在宋朝的边境之地,更乱。这就给了他出人头地的机会,可以依靠自己的武力从军在社会上博得一席之地。日后韩世忠从军果然获得了非常高的成就,娶了不少美女,最著名的就是梁红玉,因为他从小就好这口。

  对于韩世忠未来的成就,在他小时候,一个算命看相的就看出来了。《名臣言行录》上记载了这个故事。

  当时有个相面的江湖术士叫席三,有一天,他对韩世忠说,我看你面相贵不可言,未来前途无可限量,可位列三公。

  韩世忠一听,算了吧,一瞅自己这寒酸样,再一瞅祖坟上连点雾气都没有。你是在挖苦我吗?韩世忠顿时火冒三丈,上去就是一个暴打。

  后来韩世忠果然因军功位列三公,这时他想起了当年给自己算命的席三,赶紧派人寻找,陪完笑脸,赠其钱财三万缗。

  当然,这时后来的事情。眼前的麻烦却来了,很快韩世忠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事情,他被蟒蛇缠住了。

  韩世忠不是长期生活不检点了,陋习很多,结果生了一身的疮,许多地方的皮肤都溃烂了,散发出恶臭的气味,家里的人都受不了。

  韩世忠找到一个洗澡的水潭,谁知,正在洗的时候,突然冒出一条大蟒蛇。韩世忠眼疾手快,赶忙用两手拼命掐住巨蟒咽喉,但他被蟒蛇缠住了,蟒蛇死死不放。

  幸好韩世忠离水边不远,于是挣扎着跑回家求家人帮助。韩世忠一边奋力与蟒蛇缠斗,一边大声吆喝家里妻儿老小上前帮忙,但家里人眼见这种阵势,早就吓得手脚酸软,四下逃散,不敢过来。

  情急之下,韩世忠来到了厨房,看到厨房的菜刀插在案板上,于是韩世忠使出洪荒之力将蛇头按向菜刀,像拉锯一样在菜刀上摩擦,终于解决了蟒蛇。

  “遂持蟒首就上极力按之,来去如引锯,卒断其首”

  韩世忠累得筋疲力尽,瘫倒在厨房,好一阵缓过劲来。他越想越生气,决定把蟒蛇给炖了吃了来消气。

  家人说:如此大的蛇,肯定是蛟龙,杀了蛇已经是大罪过了,更别说你还要吃他,上天可能会降罪你啊。韩世忠不听,自己把蛇肉全吃了。

  结果奇迹发生了,次日,韩世忠所患疥疮皮癣之病不治而愈,浑身上下肌肤雪白如玉

  奇了怪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此之后,人家都说韩世忠将来必定出人头地,因为他是“蛇精”变得,连蟒蛇都能斩杀,不是蛇精是什么。如当年的刘邦斩白蛇道理一样。

  据说韩世忠每次出去的时候就喜欢盘腿坐于浅草之间,更令人惊异的是他喜欢吐舌头。每次吐舌头时,就像蛇吐舌一样令人莫名恐惧。

  “与将吏骑马出郊,喜坐于浅草间”,而且说话“语急而声厉,每言则吐舌”。

  坐实了他“蛇精”的外号了。

  当然,韩世忠身上的奇怪事情还有很多,最奇怪的是他能“死而复生”。

  据南宋洪迈《夷坚志》载,公元1151年,韩世忠病重,皇帝诏令御医王继忠前往医治,王大夫前脚刚迈进韩府,韩世忠就已经病逝了,走的十分突然,家里人还没有准备好。

  谁知,到了晚上,韩世忠居然又站了起来,吓得家里人以为诈尸。

  随后韩世忠说,刚才我被四个小鬼所牵,走到半路上,忽然想起还有三件心事未了,就这样死了,遗恨终生。于是他对阎王爷说希望给他一个月时间去完成三件事。

  哪三件事呢?

  一是我武将出身,杀人太多,虽然都是因为上奉朝廷之命,保家卫国,但是难免会有误杀滥杀之人,所以,我想找高僧为死去的亡魂超度;

  二是我的妻妾众多,我死的太突然还没来得及安排,我想让家中的妻妾但凡有父母者,回家侍奉双亲,没有父母者,赠以钱财,另外找人嫁了;

  三是我做官这么多年,与许多人都借了我的钱,立了字据给我。我现在一死,我的儿孙们肯定会拿着字据去讨债,这太不好了,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我想将所有借据一把火焚烧。

  韩世忠“死而复生”后,果然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这三件事,而一月之后,大限已至,一代名将溘然长逝。

  总之,韩世忠跟岳飞一样,都是名将,他们的故事值得被后世人铭记,当年岳飞去世时,只有韩世忠一个人出来为其说话。

  岳飞被害前,韩世忠十分气愤,质问秦桧,岳飞父子究竟犯了多大罪,事实如何,有什么证据?

  秦桧说:“莫须有”

  韩世忠仰天长叹:“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此时韩世忠已罢枢密使之职,只能满腔愤恚,无能为力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