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南宋联蒙灭金真的是错误的决策吗 南宋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懂吗

2020-10-11 11:38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联蒙灭金的文章,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公元1279年3月,南宋在崖山海战之中一败涂地,陆秀夫见大势已去,为了避免重蹈宋恭帝被俘的覆辙,遂背着年仅八岁的宋末帝赵昺跳海自尽,随后十余万南宋军民亦蹈海自尽,南宋宣告灭亡。

  很多同学认为南宋的灭亡是如同北宋一般,都是目光短浅,不顾唇亡齿寒之理,这才酿成了亡国的祸事。

  诚然,在与辽国相安无事数十年的情况下,北宋选择与新兴的金国签订海上之盟,实行“联金灭辽”的国策,确确实实是目光短浅,不顾唇亡齿寒。可是,南宋联蒙灭金,以至于在金国灭亡四十余年后便走向了灭亡,也是这样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

  我们先来看看宋、蒙、金三国的态势。

  公元1208年,金章宗完颜璟病逝,因其膝下无子,便将皇位交给了叔父完颜永济,是为金卫绍王。卫绍王即位之时,成吉思汗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统一的蒙古帝国,并且对早已结成世仇的金朝虎视眈眈,不过执政能力低下的完颜永济并未察觉到。

  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誓师南下,大举进攻金国,拉开了蒙金战争的序幕,卫绍王完颜永济连忙调集数十万大军北上迎敌,两军相持于野狐岭地区,史称“野狐岭之战”。这场大战的结果相信大家也都很清楚,笔者在这就不过多叙述了。

  在野狐岭之战后,卫绍王完颜永济对败军之将胡沙虎等人处置失当,以至于酿成了两年后的宫廷政变,卫绍王完颜永济被杀,金宣宗完颜珣在动荡之中登基即位。

  金宣宗即位之初,因金军屡战屡败,蒙古大军已然兵临城下,金宣宗被迫与成吉思汗签订了屈辱的城下之盟,又送出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这才换得成吉思汗率军退却。

  按照一般的套路来说,这个时候金宣宗就该着手铲除朝中权臣,随后拨乱反正了吧?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就太小看金宣宗这个导致金国灭亡的罪魁祸首了!

  金宣宗在成吉思汗退兵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不过群臣劝谏,执意迁都,避其锋芒,这就有后来的“贞佑南迁”。在“贞佑南迁”之后,关外、河北以及山东等地纷纷脱离金国的控制,开始割据一方,这就使得金国的控制区域大范围缩水,仅剩山西一隅、陕西大部以及河南等地,财政几近崩溃。

  在这个时候,南宋方面的反应是什么呢?

  当时南宋朝堂之上形成了两派意见,一派是以乔行简为代表的,他们认为在蒙古已然崛起的现在,摒弃仇恨,联合金国已是大势所趋,南宋不妨加大对金国的财政支持,必要之时甚至可以出兵援助;另一派是以名士真德秀为代表的,他们认为此时的金国已经虚弱得不成样子了,宋金两国本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而且金国一向不齿南宋,想要以金国为屏障抵御蒙古,那是靠不住的,南宋应该自强,并且断绝对金国的岁币供给,改变如今这尴尬的处境。

  乔行简一派的主张可谓是极为理性的,但是在南宋被金国欺凌近百年的现实情况下,南宋将士与百姓会同意乔行简一派的主张吗?

  显然不会。

  不久,宋宁宗便在朝野的压力之下,断绝了对金国岁币的供给。如果你觉得南宋这就走上了“联蒙灭金”的道路,那就错啦。

  “联合蒙古”的做法在当时的南宋有“市场”吗?

  有的,早在韩侂胄执政时期,南宋君臣就曾看到了蒙古的潜力,再加上蒙金世仇,南宋也曾想过联合尚未崛起的蒙古打击如日中天的金国。可是,在这一决策尚未付诸实施的时候,南宋发生了政变,韩侂胄被杀,史弥远上台执政。随着韩侂胄被杀,史弥远上台,南宋与金国的关系再度缓和,“联合蒙古”之事自然就没有人再提了。

  到了后来,真德秀与乔行简两派争论对金国的关系之时,他们讨论的也不过仅仅是“灭金”与“存金”,就连主张“灭金”的真德秀一派,也认为“联合蒙古”是不可取的。一旦联合蒙古,说不定南宋将会重蹈北宋的覆辙,走向速亡。所以,在当时的南宋朝堂之上,“灭金”的呼声很高,但是“联合蒙古”却没什么人敢提。

  那么,南宋最终是为何选择了“联蒙灭金”呢?

  这还要从金宣宗、金哀宗父子的“作死”说起……

  公元1217年,金宣宗在收到了南宋断绝岁币的国书之后勃然大怒,随后权臣术虎高琪提出“取偿于宋”,主战派的代表也纷纷认为金国打蒙古不行,打打南宋还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于是乎,金宣宗不顾主和派大臣许古等人的苦心劝谏,执意以“岁币不至”为由,兵分三路,分别从两淮、京湖以及川陕大举进攻南宋,结果经过了长达七年的大战,金军三路大军全线溃败,导致“士马折耗,十不存一”、“国家精锐几近丧”、“枢府武骑尽于南”。

  在宋金大战之时,蒙古趁机夺取了金国关河防线的重要支撑点——太原,所幸此时的南宋朝廷还保持着清醒,并没有对金国展开反击,这才使得金军得以北撤收复了太原城,重新稳固了关河防线。

  其实,早在战前,乔行简一派取得了权臣史弥远的支持,本来已经在朝议之中占得上风,旋即便准备恢复岁币,支持金国抵御蒙古,可就是金宣宗的这场南侵,不仅使得乔行简一派在南宋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也彻底葬送了联合南宋的最后机会。

  在那场长达七年的宋金战争之中,宋蒙两国因为有着同样的敌人,逐渐走到了一起,两国关系日益升温。公元1224年,金宣宗病逝,太子完颜守绪即位,是为金哀宗。

  金哀宗即位之后,深感金宣宗国策的失误,遂主动停止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宋金战争,并且开始向南宋寻求合作,可是此时的南宋君臣已经对金国大失所望,再加上朝野压力,宋宁宗仅仅只是同意了停战,拒绝了合作。而随着宋金战争的结束,宋蒙两国没有了共同的敌人,两国关系又“降温”了。

  金哀宗即位之后,重新调整了“距关守河”的关河防线,本来他还想着与南宋形成联防,金军负责牵制蒙军主力,而南宋只需保障汉中不失,蒙古不能侧击金国即可,但是奈何朝中主战派占了上风,此时并未成行。

  不过就在此时,宋蒙之间发生了“丁亥之变”,两国关系急剧恶化,南宋开始在一定程度上援助金国,史弥远甚至默许了赵范、赵葵兄弟在两淮与金军联防。

  而蒙古方面在木华黎病逝,又加上南宋不再支持蒙古,陷入了“入关不能,渡河不可”的窘境之中。随后窝阔台继任蒙古大汗之后,多次与南宋寻求合作皆被拒绝,只能铤而走险地派出拖雷借道汉中侧击金国。

  其实这个时候的窝阔台是打着让拖雷与南宋、金军拼的你死我活,借两国之手除掉拖雷的主意,哪知南宋方面误判形势,使得拖雷成功借道汉中,等到史弥远急调孟珙堵住拖雷大军之时,拖雷已经越过汉中,出现在了金国关河防线的侧后方。

  而此时,由于窝阔台按兵不动,加上他有意散播拖雷借道汉中的消息,使得金哀宗得以从容调集十余万金军主力以逸待劳,等到拖雷刚刚从宋境走出来的时候,顿时傻了眼——在这里等着他的不是毫无防备的金军二线部队,而是早已以逸待劳的金军主力。随后,在完颜合达等人的指挥之下,金军合围了拖雷所部四万蒙军,使其陷入了全军覆没的险境之中。

  让窝阔台更想不到的是,拖雷的运气简直好到逆天了!

  因金军主帅完颜合达与诸将领不合,贻误了战机,随后,天降暴雪,金军准备不足损失惨重,拖雷趁机大举进攻金军,使得金军主力全军覆没,完颜合达、完颜陈和尚等人悉数战死,金国从此回天乏术。

  随后,蒙古大军又攻破了潼关、汴梁、归德等地,金哀宗困守蔡州,就算到了穷途末路,金哀宗还在想着让武仙攻占巴蜀,随后自己率部西迁,凭借着川渝天险,与宋蒙两国三足鼎立。

  在这一情况之下,史弥远调派孟珙率军击溃了武仙所部,金哀宗见攻取巴蜀无望,便遣使以唇亡齿寒之理劝说史弥远。其实到了这个时候,金国已然失去了作为南宋“唇”的实力,史弥远仍旧举棋不定。

  名将孟珙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时的南宋并没有具备坐山观虎斗的实力,现如今金国灭亡在即,南宋就算全力援救,金国也是回天无力了。如此一来,南宋倒不如主动联合蒙古,抢夺金国最后的资源,并且向蒙古展示“肌肉”,震慑蒙古,为即将到来的宋蒙战争赢得宝贵的准备时间。

  在当时,孟珙的提议是南宋唯一能够做出的正确选择,不久,史弥远同意了孟珙的建议,联合蒙古,灭亡金国,这才有了孟珙率军参与蔡州之战......

  在蔡州之战后,孟珙带着金哀宗尸首以及金国大臣回到了临安,一雪百年前的靖康之耻,南宋为之一振。

  值得一提的是,南宋的灭亡并不能归结于“联蒙灭金”的国策,在“联蒙灭金”之后,南宋其实从金国手中得到了五州、一军以及二十县的土地,收益并不算小,真正导致宋蒙战争的导火线应当是宋理宗脑子一热,错误地发动的那场“端平入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