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古代百姓的生活过得很苦吗 宋朝的百姓过得好不好

2020-10-14 11:39

  对古人生活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在中国古代,每个朝代的百姓生活条件是不一样的,但大多数朝代百姓都生活得很苦,而且是没有最苦、只有更苦!但今天想说一说古代人民生活幸福指数最高的一个朝代——宋朝。

  在许多人看来,宋朝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糟糕的王朝!“弱宋”二字似乎把这个统治中国300多年的朝代给盖棺定论了。的确,按照中国传统对王朝的评价标准来看,宋朝也确实挺丢人的:两个皇帝做了俘虏;两次在大陆上待不住要跑到海上去避难。这些都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件。

  但我们若是从社会经济的发展,从人民群众的生活条件方面来看宋朝,也许会让你的看法有所改变。

  令人震惊的社会财富

  有一个数字是很引人注目的——宋朝财政收入最高达到1.6亿贯,北宋徽宗后期一般年份也可以达到9000万贯,即使失去了半壁江山的南宋财政收入也高达1亿贯。后来的明代一年的财政总收入大约是1500万两白银,如果按照一两白银兑换一贯铜钱的话,那么此时明朝的财政收入还不到北宋的1/10 、南宋的1/6, 但这已经是南宋灭亡300多年之后,明朝的国土还远远大于宋朝!再后来的清朝财政状况比明朝要好一些,但直到清朝末年国家年收入才达到宋朝的水平。

  宋朝的财政收入如此之巨大,是不是意味着人民的负担也极其巨大呢?当然,从人均财政收入上看是肯定的,但其实宋代百姓生活的并不坏。我们之所以认为宋代百姓苦不堪言,恐怕很大程度是受《水浒传》的影响。从《水浒传》里面看那些被逼上梁山的好汉当中,真正没有饭吃、活不下去才上梁山的几乎没有几个。

  那宋朝庞大的财政收入究竟从哪里来?下面一组数字给我们提供了答案。

  熙宁10年(公元1077年)北宋赋税总收入共7073万贯,其中农业税2162万贯,占30%;工商税4911万贯,占70%。这个数字说明:构成国家财政收入的主体已经不再是农业,而是工商业。

  农业社会已经开始向工业社会悄悄迈进!宋朝获得庞大的财政收入并不是靠加重对农民的剥削,而是国民经济飞速发展,工商业极度繁荣,生产力水平提高的结果。

  宋代的社会福利

  人民生活水平究竟如何,也能从所处时代社会福利中看得出来。

  全盛时期的北宋都城,贩夫走卒穿得都跟官员似的,农民都能穿得起绫罗绸缎,商业十分发达。同时,宋朝的社会福利待遇也达到了古代社会的巅峰,生有所养、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托、死有所葬,史上空前绝后!

  宋代幼儿救助机构主要有福田院, 居养院(北宋)和养济院(南宋)。南宋中期出现了专门的慈幼机构及婴儿局、慈幼局、举子仓。百姓无论贫富,怀孕5个月的孕妇经申报官方给予建立档案,专门派专人照顾孕妇起居,临盆时有助产大夫接生,而且所有服务免费,丈夫还可以免除一年劳役。

  宋代教育分为官学和私学两种。国立教育系统实行“三舍考选法”,由国子监统一管理监督。公立学校依等级分为国子学、太学、州郡学和县学。官学覆盖面广 ,各个县均有,入学门槛低并向公民开放,不论贫富等级。官学早前收钱,每年学费2000文,相当于当时四五石米价; 后来经过宰相富弼力谏,收费取消,成为了免费教育。学生念到太学时,国家则有助学补助。

  宋代三舍考选法规定, 太学外舍生2000人,内舍生300人,上舍生100人,共计2400名学生。神宗熙宁元年规定,内舍生每月餐费补助为每人300文;熙宁5年规定,太学三舍生均有餐费补助,为每月每人1000文;寒门学子在校外没有住房的,国家则提供住宿及伙食。

  官学不包括私塾,私塾的费用由民间承担。在官方教育政策的影响下,退休官员、乡绅大贾纷纷以资助教育兴学为荣。

  宋代官方对贫困人口和弱势群体提供了医疗救助、养老救助、安葬救治等。

  宋朝还设立了一个叫“楼店务”的机构(后改名叫店宅务),负责管理和维修国有房产,并且向公众招租——相当于现在的廉租房。当时都城开封共有1192间公共住房,每间月租金170文。相对于当时开封的高房价来说,这样租金价格是非常“良心”的了!这种保障性住房百姓完全租得起。

  宋代人的夜市生活

  北宋的首都开封和南宋首都杭州都是不夜之城。由于坊市合一没有营业时间和营业地点的限制,夜市未了,早市开场,间有鬼市,甚至还有跳蚤市场。

  北宋都城人来人往买卖兴旺,在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看不到唐朝时长安城那种堂皇气派的王者风范 ,但市民之忙忙碌碌,店铺之财源滚滚,车马之喧嚣过市,建筑鳞次栉比,绝对是唐朝长安和洛阳难得见到的繁荣发达景象。宋朝之所以能创造出比其前朝和后代都巨大的财富,应该说与取消宵禁有很大关系。

  根据宋代吴自牧的《梦粱录》和周密的《武林旧事》记载,南宋都城临安,其城郭之美,物品之丰,人烟之盛,商贾之富,娱乐之盛,并不亚于汴京,而“杭州大街买卖昼夜不绝 ,夜交三四鼓,游人始稀,五更钟鸣卖,早市者又开店矣!”夜市规模也远超开封。杭州常住人口为150万,加上流动人口和不断从北方逃奔故国的遗民,应该超过此数,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在这里,百姓用双手和智慧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所以说,古代中国人幸福指数最高的就当属宋代人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