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玄奘曾留下一样特殊“宝贝”,这个宝贝到底是什么?

2020-11-19 23:49

  说起唐代的玄奘法师,许多人第一印象就是《西游记》中的唐僧。其实,历史上玄奘法师的贡献可谓十分杰出,他不仅西行万里,带回了佛舍利和佛教典籍,还给印度留下了一件特殊的宝贝呢。

  一、特殊宝贝

  这件特殊的宝贝就是被印度视为国宝的《大唐西域记》。在这部著作里,详细记载了当时几乎全印度的政治、经济、社会等方方面面的情况,堪称最权威的印度史料。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人本身没有写史的传统,在《大唐西域记》问世之前,印度仅有宫廷诗人波那跋叽写的《戒日王传》等零星史料,这些文献的内容既不全面,记载范围也十分有限,根本无法反映当时那段历史的全貌。

  也就是说,印度当时的历史几乎是一片空白,如果没有《大唐西域记》,现代的印度人连祖先是谁都不知道呢,现代的印度历史学家之所以能够了解古印度史,也是得益于《大唐西域记》包罗万象的记载。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部《大唐西域记》对古印度的记录到底有多详实及全面吧。

  二、政治形势

  首先是政治方面。许多史料仅仅是记录了当时印度处于分裂状态,但分裂具体情况却没有说明。可《大唐西域记》里却明确记载了在玄奘访印期间,印度分裂成70多个国家,这些分裂的国家有大有小,有强有弱。

  比如在信度国以东,有个迦湿弥罗国就是相对强势的国家,它不仅拥有一众属国,而且它的版图还包括了整个克什米尔地区以及旁遮普的一部分。玄奘评价它是“国为龙护,逐雄其境”。而在北印度,戒日王国家快速的成长,由一个小国变成了当地最大的统治者。

  正是由于《大唐西域记》勾勒出的清晰版图,后世的史学家们才能知道,在七世纪的印度,就全印来说,是处于分裂状态,而就局部来说,当时的北印度已经几乎要被戒日王统一了,这种分裂与统一并存的状态全靠《大唐西域记》的记载才能为后人所知。

  三、经济状况

  其次是经济方面。印度零星的史料只记载了当时国王赐地和封建食邑制都已存在,但这两种制度有什么变化却是一片空白。

  印度史料中的空白却让《大唐西域记》很好的填补上了,《大唐西域记》里曾经这样写道:“王田之内,大分为四;一充国用祭祀集盛;二以封建辅佐宰臣;三赏聪睿硕学高才;四树福田,给诸异道……宰牧、辅臣、庶官、僚佐,各有分地,自食封邑。”这就是说赐地制和食邑制后来都发展为普遍的制度了。

  正是因为有了《大唐西域记》的记载,后世的史学家们才能知道,四世纪到七世纪是印度封建关系确立的时期。后来一些地方果然发现了赐地铭文,印证了《大唐西域记》内容的详实准确。

  四、佛教情况

  第三是关于佛教的记载。由于玄奘本为弘扬佛法而来,因此《大唐西域记》里关于佛教的记载更是详尽之极。其中有不少都是玄奘亲自遍访佛教圣地后取得的第一手资料。

  通过《大唐西域记》的记载,我们才知道当时全印最大的佛教寺院是那烂陀寺,而是它还是最重要的佛教学术中心,与西印度的伐腊毗、南印度的建志并为佛教三大学术中心。

  《大唐西域记》里还记载了当时除了个别国家倾向佛教,实行宗教兼容政策外,全印其他大部分国家中的佛教都在走下坡路了,与此同时印度教等“异教”却十分兴盛,对此玄奘也只能无奈的感慨一句“伽蓝虽多,僧侣寡少,外道实众”了。

  正是因为有了《大唐西域记》的记载,后世的史学家们才能知道当时全印度的宗教情况。后世的印度史学家辛哈·班纳吉曾说:“若不是《大唐西域记》里留下了关于印度的宝贵记载,我们想要编一部完整的佛教史都做不到。”

  五、生活百态

  除了上述的几个方面,《大唐西域记》中还记载了当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谓是一部应有尽有的百科全书。

  比如,《大唐西域记》提到了当时工商业的时候说:“商贾逐利,来往贸迁,津路关防,轻税后过。国家营建,不虚劳役,据其成功,酬之价值”说明了当时轻徭薄赋的税收政策。同时,《大唐西域记》还提到印度的国内贸易中,恒河两岸有许多商业城市,海外贸易中,印度与东南亚,中东和非洲都有贸易往来。

  就连当时使用的货币《大唐西域记》里也有记载,多亏有了这些记录,后世的人们才知道当时贸易中不仅使用金银货币,也使用贝珠小珠。

  再比如,《大唐西域记》的卷二里专门有《邑居》、《衣饰》的章节,详细记录了当时人们的住宅以及社会各阶层的服饰特点。正是有了这些珍贵的记录,后世的人们才能充分了解一个三维立体结构的印度社会。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大唐西域记》里记载的内容不但范围广泛,而且十分严谨,以致于后来的史学家在编纂《印度古代史》时直接全文照搬了《大唐西域记》的部分内容。

  可以说,没有《大唐西域记》,就没有印度历史学的今天。虽然《大唐西域记》问世已有千年,但时至今日,它仍然在令印度受益,并且成为了印度史学家最为宝贵的史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