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秦国东出灭六国的时候 秦国为何第一个选择韩国下手

2020-12-17 20:39

  你真的了解秦灭六国吗?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始皇九年,嬴政终于加冠亲政,开启了东出灭国的进程。

  从公元前238年开始,到公元前230年结束,秦始皇用了近十年的时间灭掉韩国,之后更是以每一到二年灭亡一国的速度,于公元前221年完成了统一。

  然而有趣的是,秦国战国初期和魏国打,战国后期和赵国打,东出灭国的第一战却选择了韩国。

  最近热播的《大秦赋》中,李斯认为韩国是对秦国牵制最大的国家,事实真的如此吗?

  “三晋”之地屡次破坏秦国东出,深仇大恨

  韩赵魏的前身就是那个巨大无比的晋国,在诸多“春秋五霸”的版本中,曾经有的认为“五霸”中的四个都是晋国的国君。

  现在有一个成语叫做“秦晋之好”,源自于秦国和晋国曾经多次联姻,关系紧密。

  但使得秦国屡屡无法东出的,就是这个与其交好的晋国。

  秦国在秦襄公时期护送平王东迁,因此获封岐、丰之地,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诸侯,其后不断向西、向东扩展,到了秦穆公的时候终于称霸西戎。

  本来秦国在这个时候就准备东出,逐渐融入中原诸侯国,参与中原事务了,并且秦穆公也为这一目标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其中就有著名的“三定晋君”的故事。

  但无论是晋惠公还是后来的晋文公,在即位之后都开始封锁秦国东出的通路,甚至晋襄公还因此和秦国打了一场“崤之战”,全歼秦军。

  至此,秦穆公时代东出的梦想彻底破碎,之后的秦国逐渐衰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备受中原诸国的白眼和冷遇。

  好不容易等到了“三家分晋”,这个曾经让所有诸侯国震惧的晋国分崩离析,变成了“韩赵魏”三个诸侯国。

  但是,“三晋”的联盟又使得秦国东出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

  “三家分晋”和“田氏代齐”一起成为了春秋、战国的分界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魏国是“三晋”中最为强大的国家。

  魏国采用李悝进行变法,又任用吴起练军,五万魏武卒大破五十万秦军,使得秦国被夺走了大量的土地和人口。

  直到秦孝公时期,任用商鞅进行变法,暗中积蓄国力,这才使得秦国重新回到了和其他诸侯国平起平坐的地位上来。

  然而,刚刚击败了魏国,赵国又成为了新的“三晋”首领,三方联合起来继续封锁秦国东出之路。

  赵国连年和匈奴对峙,兵士勇猛善战,尤其是骑兵异常剽悍,曾经在赵奢的率领下,正面击败了秦军,这就是著名的“阏与之战”。

  而“三晋”的地理位置却决定了,它是秦国东出的必经之路。

  所以,在秦始皇即位之后,秦国经过了秦昭襄王时期的深厚积累,吕不韦近十年的苦心经营,在决定继续东出的时候,就面临了选择,到底要先攻打哪个国家。

  韩国、赵国、魏国,只要攻破一国,秦国就能打破这几百年的封锁。既然如此,那柿子当然要捡软的捏。

  然而,事实上,韩国才是中原诸国中最有潜在威胁的国家。

  韩国这个“软柿子”,可一点儿都不软。

  韩国两次卷入大国争霸漩涡,隐患极大

  “三家分晋”的时候,其实只有韩国还像一个完整的国家,在地理位置上,赵国、魏国都被韩国分割成了两个部分。

  而韩国虽然继承晋国的土地和人口不如魏国,但实力还是比较强劲的,它甚至灭掉了有“春秋小霸”之称的郑国,“新郑”就曾经是郑国的国都,后来变成了韩国的国都。

  秦国任用商鞅进行变法的时候,韩昭侯也在任用法家的申不害进行变法,成效显著。

  申不害是法家“术治”的代表人物,精研帝王术,同时也兼用法家的“法”、“势”两支,整顿吏治,加强集权,训练新军,重视农商,其实和商鞅的举措差不多。

  而经过申不害的改革,韩国成为了当时的强国。《史记》中说:

  终申子之身,国治兵强,无侵韩者。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国变法蛰伏,“三晋”联盟暂时破裂,魏国和齐国开始了争霸。

  公元前353年,魏军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赵成侯紧急向齐国和韩国求援,在申不害的建议下,韩国联合齐国,出兵伐魏。齐国孙膑用一场马陵之战斩杀庞涓,而韩国则上演了一出著名的“围魏救赵”。

  这是韩国主动介入大国争霸的行为,正是它的出手,破坏了魏国称霸的大好时机。

  “三晋”中,魏国有所向披靡的魏武卒,赵国有来去如风的铁骑,韩国有什么呢?

  韩国的军事实力在当时也是非常强悍的,这和国内的金属矿藏资源丰富有关,冶金工业异常发达。

  甚至有“天下强弓劲弩,皆自韩出”、“天下之宝剑韩为众”的说法,韩国的武库储备丰足,铠甲、兵器都比较先进,所以韩军的战斗力也非常强悍。

  与魏国步兵、赵国骑兵相对应,韩国因此装备出了一种叫做“强弩材士”的兵种,据说其强弩的射程达到了六百步开外,可连射百箭而不停止。

  韩国最后之所以衰弱,是因为申不害的法家“术治”思想要产生高效率,过于依赖帝王术,君王的贤能是重中之重。所以在韩昭侯、申不害死后,韩国迅速衰弱下来,土地、人口、军队战力也急剧缩减和下降。

  然而,最为重要的是,“术治”思想并没有在韩国消失,它在君主昏庸的时候发展成为了“阴谋诡计”。

  这种“诡计”的设置会让人防不胜防,秦赵两国就曾经被韩国摆了一道。

  赵国成为“三晋”新的首领之后,继续合纵抗秦,封锁秦国的东出之路。最为辉煌的战绩就是“阏与之战”,名将赵奢在正面击溃了秦军,使得赵国军威大振。

  秦国为了继续东出伐赵,派遣大将王龁先攻魏,再迅速攻韩野王地区,切断上党郡联系,想要拿下此地,继续伐赵。

  韩国本想用上党郡贿赂秦国,但冯亭等人临时又想出了一条“驱虎吞狼”的毒计。

  冯亭将被秦国围困的上党郡献给赵国,使得赵国和秦国再次发生正面冲突,最终引爆了秦赵之间的“长平之战”,赵国损失了超过45万的青壮兵力,从此一蹶不振。

  而面对白起的咄咄逼人,韩国和赵国又派遣使者进入秦国,使得范雎担心白起的功劳高过自己而失去权势,最终竟以六座城池为代价,免去了韩赵的灭国之忧。

  自此秦国将相失和,白起甚至因范雎等的谗言而被赐死。

  所以,韩国这个国家虽然地盘不大,但还是有变强的机会,毕竟曾经无论在制度上还是军事上都属于顶尖的强国;而即使是其弱小的时候,搬弄的阴谋诡计也会使得其他国家有苦难言。

  既然只是要打破“三晋”的封锁,与其打失去了发展底蕴的赵国或者庸庸碌碌的魏国,还不如先消灭虽弱小但却有着潜在威胁的韩国。

  事实证明,灭韩之后的统一之路,变得更为顺畅了。

  秦始皇给吕不韦写信,只是令其迁蜀,为何他就吓得饮鸩自杀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