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西晋时期的神童坐上大官之后 他们的执政能力如何

2021-01-15 20:39

  对西晋多神童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西晋多神童,如王衍、王澄、卫玠之流,从小便名满天下,除了卫玠早夭之外(死前也已当了太子洗马的官职),好些神童都当了大官。神童执政,便又如何?

  卫玠5岁的时候,他祖父说:“我这个孙子与众不同,可惜我老了,来不及看到他成就事业。”未成年的卫玠,扎着丫角髻儿进城,就惹得满城人都来围观,称他是个“玉人”。卫玠一辈子在人们的赞叹围观中过活,却没做出任何事业来,只是“清谈终日”,到27岁便死了。

  但王澄、王衍都当了大官,成为西晋朝廷的柱石。他们人虽执政,活得却潇洒,清谈度日,引得一国士人都以他们为楷模,对座谈玄,不理实务,晋朝的江山就这样一天天败坏下去。

  王衍是个自命清高的人,也是自幼成名。小时候,一位名人与他谈话以后,凝视半响,叹息道:“是什么样的婆娘生出这么个宁馨儿,将来误天下苍生的,恐怕就是这个人。”

  其实,正是魏晋以来清谈而不务实的风气,才使得这些个好谈玄机的孩子得以早成大名,才使得那些能打仗会治理的文臣武将在这些年轻的空谈家面前自惭形秽,才使得这些空有知识却无能力,空有一副俊秀皮囊却无真正德才的年轻人执掌朝政。

  这些人的少年发迹,反过来又助长了朝野上下靠耍嘴皮子博取虚名的坏风气。王衍本人官至太尉,众望所归,“既有盛才美貌,明悟若神,,常自比子贡,声名藉甚,倾动当世……朝野翕然谓之一世龙门矣。”

  但这个被一代士大夫视为当朝柱石的王衍,却是个内不能治家,外不能治政,徒有虚名的家伙。

  他的妻子郭氏是当朝皇后的亲戚,刚愎贪戾,好搜刮钱财,而且干预政事。王衍竟全无能力禁制她,只能假借自己朋友——“京师大侠”李阳的名声震慑郭氏,每当有事,“河东狮吼”的时候,他就说:“不但我说这样做不好,连李阳也说不好。”这样才能令老婆收敛一些。

  在外面,王衍既无实际本领,又不想认真治理朝纲,每逢有事,他不是以国事为重,而是自己设法脱身。朝廷发生政变,赵王伦篡位,王衍不敢平叛,也不敢附逆,便佯装发疯,在家中乱砍婢女,让人相信他疯狂,躲过了一场国难。

  以后历次变乱,他都是事前不理,事后装病。史书评论说:“衍虽居宰辅之重,不以经国为念,而思自全之计。”王衍自己有一套道理,大谈老庄学说,认为这是“无为而治”。

  实际上,他倒很能为自己打算,特地派弟弟王澄统领荆州,族弟王敦统领青州,对这二人吩咐说:“荆州有江汉之固,青州有负海之险,你两个出外,我留在这里,就是‘狡兔三窟’的计策了。”

  但是,此时西晋已面临强敌石勒的攻击,这位清静无为的潇洒太尉虽已营造“三窟”,到底要率兵迎敌。大家推举他当元帅,他竟然说:“我从小就不想当官,被时势推到这个地位上,今天到了这个地步,怎能叫我干这事,不是用非所学吗?”

  就是这个潇洒太尉,把全军带到了绝境,全军灭,西晋东迁,晋朝王公以下死十余万人。王衍也潇洒不起来了,当了俘虏。

  石勒素闻王衍大名,特地召他来谈话。王衍恬不知耻地劝石勒登基当皇帝,而且表白说:“朝廷的事不是我当家,我这个人从来不理闲事。”石勒本来还敬他几分,此时听了便大怒,说:“你名盖四海,身居重任,从少壮就当官,现在头发都白了,还说不管事?败坏天下的正是你这种人!”

  石勒的指责有对也有不对,王衍确实不理政事,当官不与民作主,也不为朝廷尽力,不退隐也不往上爬,是个自私的消极的官僚。

  但是,石勒认为正是这些人败坏了天下,则颇有道理。连王衍本人临死前也叹息说:“惨呀!我们这些人如果不是崇尚清谈,虚妄浮夸,就算能力再不济,总还能干点实事以匡救天下,又何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呢?”

  正因为这位神童几十年来不但误国害民,也使自己变成了一个毫无用处只剩一张嘴皮的行尸走肉,才变成了连石勒也不想仼用的废物。石勒干脆“使人夜排墙填杀之”,把这位神仙一般秀外慧中的王衍活埋了。

  清谈误国的悲剧并不因王衍之死而结束,因为这种风气已经如毒品一般误了整整一代人,西晋灭亡,东晋也无起色,因一代清谈家所误,中国进入了一段长时期的混乱之中。

  老子曾说过:“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下,若可托天下。”大意是说:那些为天下贵于为自身的人,才可以把天下托付于他;那些为天下甚于爱自身的人,才可以把天下大事交给他。

标签 石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