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东突厥跟大唐有什么瓜葛?后隋王朝背后的阴谋

2021-02-13 17:38

  每当一提起东突厥总会想起电视里面的那位,那么小编就不得不给大家详细的说一下了。

  唐武德三年二月(公元620年),一则“大隋在云州复国”的消息传到了帝都长安,让皇帝李渊瞠目结舌。

  云州在哪?云州其实就是隋朝的定襄郡,武德元年(公元618年)改为云州,治所大利县。

  这里地处草原,位于雁门关以北,和大唐代州(隋朝雁门郡)相邻,对大唐龙兴之地晋阳(并州)是一个巨大的军事威胁。

  当然,如果大唐出兵,百里奔袭,是可以用精兵突击的方式将这个占据一城的“大隋”给灭了。

  但李渊知道,他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个在云州,或者说在定襄复国的“大隋”背后,站着一个大唐此时还无法去单挑的敌人东突厥。

  毕竟在隋末各路反王还没有平定,天下还没有太平的情况下,有些事虽然难受,但还是要忍着。

  李渊现在能做的,就是嘱咐并州总管李仲文加强兵力防御,防止突厥大军南下。

  那么,这位在定襄城内继承隋朝皇统的人是谁呢?他就是隋炀帝的孙子,隋齐王杨暕的遗腹子杨政道。

  隋炀帝萧后及齐王暕之子政道,陷于窦建德。(武德)三年二月,处罗迎之,至于牙所,立政道为隋王。隋末中国人在虏庭者,悉隶于政道,行隋正朔,置百官,居于定襄城,有徒一万。---《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

  当然,站在李渊的角度,即使杨政道复立隋朝,但对他的冲击力并不大,杨广毕竟已经身亡两年了,大隋也早已在各路反王的刀枪之下化为灰烬。

  如今天下大乱,谁能成为天下人的共主,不是他李渊,就是其他反王,但绝对不会是定襄城中的小儿杨政道,以他姨表兄弟杨广生前的所作所为,“大隋”这面旗帜远不如黄巾乱后的“大汉”旗帜有号召力,更不值钱。

  所以,心中有大报复的李渊暂时不愿意去招惹杨政道的“大隋”,但扶持杨政道的东突厥的王,处罗可汗却想碰瓷大唐。

  这一年十月,处罗可汗不顾群臣的反对,也没有把占卜不吉利的结果放心上,执意要出兵南下攻唐,从而夺取大唐的并州,扩充杨政道的“大隋领土”,以报隋朝的恩德。

  (处罗可汗)谋取并州置杨正道,卜之,不吉,左右谏止,处罗曰:“我先人失国,赖隋以存,今忘之,不祥。卜不吉,神讵无知乎?我自决之。”---《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上》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处罗可汗这么固执,连草原民族世代信奉的神灵作出不吉利的启示都不顾了,非要攻唐呢?

  真的仅仅是因为他说的“先人失国,赖隋以存”吗?但事实上,李渊在立国之初,对东突厥作出的妥协和隐忍并不少,送给东突厥的粮食、绸缎、器物等生活物资也不在少数,足够让突厥贵族能够快乐的度过每一个寒冷的冬天。

  既然如此,处罗可汗为什么还要扶持杨广的孙子复国,并不惜和唐朝决裂也要出兵南下呢?这一切和一位女子的枕边风有关。

  这位女子不是别人,她就是隋文帝杨坚的侄女,处罗可汗的妻子义成公主。

  义成公主姓杨,但史书中没有她的名字。

  作为隋朝与突厥之间和亲的公主,她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责任。

  其实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义成公主其实是一位可怜的女子,因为她远嫁突厥启民可汗,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隋朝拉拢、分化突厥的靖边任务不得不作出的牺牲。

  况且作为汉人女子,身入突厥,嫁给突厥可汗为妻,还要承受着突厥部落野蛮的“胡人”习俗:在没有血缘的前提下,儿子可以娶父辈的女人为妻,弟弟可以将兄长的妻妾纳入怀中。

  加上隋朝时期的漠北,生存环境远不如今天这样舒适,稍有点不注意,比如:感冒、水土不服等,严重的会丧失生命,而义成公主的前任,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年)嫁给东突厥启民可汗的安义公主,才两年的时间就已经在漠北香消玉损了。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皇十九年(公元599年),一位生活在长安蜜罐里的娇滴滴的大隋宗室女,置自己的生死安危而不顾,带着隋文帝杨坚的嘱托,带着大隋背后万千汉人百姓的生存空间,踏上了北嫁东突厥启民可汗的征程。

  既然背负着这样的重任,那么就要忠实地履行。

  义宁二年五月(公元618年),大隋皇帝杨侑宣布禅位唐王李渊,长安城头上的旗帜也由“大隋”改成了“大唐”,年号也改成了“武德”,杨广的姨表兄弟李渊终于对他的大隋露出了獠牙,这让义成公主生起了复仇的念头。

  但作为一位和亲突厥的隋朝公主,要想对大唐复仇,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第三任丈夫处罗可汗了。

  当然,汪郎没有找到义成公主是如何鼓动处罗可汗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处罗可汗阿史那·俟利弗设是经不住这枕边风的,伺候了突厥汗王父子两代三人的女子,汪郎相信,义成公主这点闺房鼓吹的能力还是有的。

  实际上,在义成公主的第二任丈夫,始毕可汗阿史那·吐吉和隋朝闹翻后,公然在雁门关兵围巡视大隋北疆的杨广时,义成公主为了救杨广,其实也是出过一份力的。

  (大业十一年)八月乙丑,巡北塞。戊辰,突厥始毕可汗率骑数十万,谋袭乘舆,义成公主遣使告变······九月甲辰,突厥解围而去。---《隋书.炀帝下》

  可见,女人的枕边风还是很厉害的。

  隋朝在定襄复国,处罗可汗执意南下攻唐,如果没有义成公主的枕边风鼓吹,作为一位拥有控弦百万的草原霸主,又怎么可能这么的不理智。

  毕竟在处罗可汗的哥哥,始毕可汗的统治时期,突厥和隋朝是已经闹翻了的,而处罗可汗扶持杨政道复国,距始毕可汗逝去才一年的时间,而且还是从窦建德手中把萧皇后、杨政道祖孙直接强要了过去。

  所以,汪郎以为,冲冠一怒为红颜,不单单是吴三桂的专利,凡是对女色没有任何抵抗力的,也经不住女子的枕边风,任何男人都会做出不计后果的事情来。

  当然,可惜的是,处罗可汗在兵围并州的时候,突发疾病身亡,没来得及实现夺取并州扩大“后隋”领土的战略计划。

  但处罗可汗的死,并没有打消义成公主对李唐王朝的恨,她把向李渊复仇的希望又寄托在了东突厥新可汗的身上,也是李唐初年最大的对手,颉利可汗阿史那·咄苾。

  按照突厥的习俗,义成公主又成了颉利可汗的妻子,但此时的后隋存在与否出现了危机。

  颉利可汗不同于处罗可汗,他对中原地区是垂涎欲滴,自然也不愿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现一个汉人的政权。

  为了能让隋室保留,并打算激起颉利可汗和大唐之间的争端,义成公主对颉利可汗也吹起了枕边风。

  不仅如此,她又联合自己的堂弟杨善经,以及王世充的使者王文素一起去劝说颉利可汗,做人要知道感恩,毕竟你老爹当年被逼得走投无路,如果不是大隋高祖文皇帝的支持,恐怕你这一支阿史那家族早就被消灭的一干二净了。

  如今,大隋的江山虽然被李唐窃取,但隋高祖的子孙杨政道已经在定襄复国,只要可汗能继续支持杨政道,就能以隋皇室的名义讨伐李唐,来报答隋高祖当年对阿史那家的恩德。

  昔启民为兄弟所逼,脱身奔隋。赖文皇帝之力,有此土宇,子孙享之。今唐天子非文皇帝子孙,可汗宜奉杨政道以伐之,以报文皇帝之德。---《资治通鉴·唐纪五》

  当然,很多人以为,颉利可汗继承了父兄的遗产,兵强马壮,加上突厥和中原王朝多年的经贸往来,对中原地区的政治、军事环境了如指掌。

  故而,面对割据势力互相争战,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的中原地区,颉利可汗为了给自己部落谋取更多的财富和利益,本身就有出兵南下攻唐的计划,这和义成公主的枕边风没有多大的关系。

  只是很多人没有认清楚一点,颉利可汗虽然对中原地区的各割据势力,包括李唐在内都看不上眼,心里也种下了从中捞取政治、经济利益的想法,但不代表他就认可杨政道的“后隋”。

  况且早在大业十一年(公元615年),突厥就已经和隋朝闹翻了,双方之间发生了多次的军事冲突,而在这样的冲突之间,那个在开皇十九年扶持启民可汗建国的强大隋朝,早已经从突厥人的心中消失殆尽了。

  一个统一的强大的隋王朝,都不被突厥人看在眼里了,那么一个依附突厥而生,占据一城而立的“后隋”,对于突厥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突厥人想要汲取的所有利益,都不是这位居住在定襄城中的小孩子杨政道可以给的,只能是居住在长安城中的大唐皇帝李渊。

  所以,如果义成公主不吹枕边风,“后隋”肯定是无法存在了。

  事实上,义成公主的枕边风已经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犹如一股催化剂,对颉利可汗发生了化学反应。

  这样的结果就是,杨政道的”后隋”依旧存在,而颉利可汗成了唐初最大的敌人,他不仅鼓励依附突厥存在的中原割据势力攻唐,从武德三年三月出兵攻打汾阴开始,他还无数次亲率突厥大军南下攻唐,成为唐朝在统一天下的过程中,北疆最大的军事威胁。

  武德四年,颉利亲自率军攻打雁门关,俘虏了唐汉阳公瑰、太常卿郑元璹、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等人。

  武德五年,颉利可汗联合窦建德旧部刘黑闼,合力攻打代州,唐代州总管、定襄郡王李大恩战死。

  武德六年、七年,突厥相继攻打原州、朔州、豳州等地,并屯兵五龙坂,兵锋一度临近长安。

  武德八年,颉利可汗兵发灵州、朔州、绥州、并州等地,大败唐军。

  而最危险的是武德九年,即公元626年。

  这一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坐上皇位后,他所面临的不是李建成、李元吉的势力反扑,而是颉利可汗兵临长安城下的军事威胁。

  七月,颉利可汗亲自率二十万铁骑一路攻进关中平原,破武功、攻高陵,占泾阳,屯兵于渭水北岸,距长安不到四十里地,而此时的长安城兵力空虚,一旦突厥强行攻城,不说大唐亡国,两败俱伤是肯定的。

  当然到了这一步,突厥对唐朝发动军事行动的结局,已经不是义成公主可以左右的了。

  但这个消息传到定襄,传到她的闺房之中,还是让她非常兴奋的。

  多少次,她幻想着有一天,突厥可汗能够攻入长安,灭掉李唐,然后让自己娘家的侄孙杨政道昂首挺胸地走进长安,不,是走进大兴城,使得杨家能够再次成为大兴城的主人,成为天下人的主人,继而重塑大隋的辉煌。

  而自己也能够亲自将李渊五花大绑地押送到隋高祖陵前祭奠,那么自己也就能够真正完成了伯父当初的重托,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自己的根毕竟在大隋,在大兴城中。

  只是颉利可汗,那位被她寄予希望的突厥男子,并没有如她所愿攻入长安,为大隋文皇帝报夺国之仇,而是选择了和李家二郎在渭水边斩白马,立盟约后,领兵回草原去了。

  这么好的机会被颉利可汗放弃了,没有人知道,义成公主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会想些什么,或者说她还有什么谋划来坚持自己的复隋信念。

  只不过,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四年后,即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正月,大唐代州道行军总管李靖,率三千大唐精兵,冒着严寒主动北上攻击东突厥,一举攻克定襄城,被义成公主寄予希望的隋室正统杨政道,其祖母萧皇后,以及一群“后隋”朝臣等全部被俘获,送进了长安城。

  至此,隋朝真正从历史上消失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