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在没有卫生巾的古代 女子生理期到了怎么办

2021-03-01 17:38

  你真的了解古代女子月事吗?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穿越小说,比如某女生原先普普通通,穿回古代之后自然而然有了主角光环,不但具备有趣的灵魂,还有美丽的皮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各路俊男争得死去活来,看得小女生们如痴如醉,羡慕不已。

  但说句实在话,如果现代女生知道古代女子是怎么生活的,只怕再美也不愿回到过去。男尊女卑就不用说了,秦以后的朝代都存在,更可怕的是具体的生活方式。

  别的且不论,只问一个尴尬而不可避免的问题,生理期到了怎么办?古代可没有卫生巾,也没有软绵绵的卫生纸。

  现代版本的卫生巾,是由一名美国男士发明的,据说他十分疼爱妻子,无意中发现,用细软的布将洁净的棉纤维和吸收性强的纸浆包裹起来,做成长条状棉垫,能够有效减轻妻子经期的痛苦和不便,于是为妻子制作。

  这种棉垫在20世纪40年代开始从欧美国家流行起来,并逐渐发展为使用一次性材料制造,因为太好用了,很快成为全世界女性的首选。

  不得不说,这是20世纪关于女性最重要的一项发明。顺便普及个小知识,世界上第一片抛弃式卫生巾来自美国金佰利公司,“自粘式背胶卫生巾”出现于1970年。

  那么,古代女子如何度过生理期?没有卫生巾如何做到防漏?

  蒙昧时期,人和野兽差别不大,并没有清洁的概念,听之任之,最多不舒服了用草擦一擦。发展出文明之后,各地对此逐渐产生了不同的办法。

  埃及女子使用软化过的纸草叶子,希腊女子用麻布包在木头上,非洲女子则使用松软的羽毛和布片,都非常的原始。

  相较而言,还是中国古代的最科学、最卫生。有一种专门的生理期用品叫“月事带”,其原理有点类似现代卫生巾,包层是布,形状是个长条,两边有带子,垫在身下、系在腰间。

  富贵人家的女子,月事带的布层会用好一点的细布,柔软贴身,吸水性也强。普通人家就只好用粗布。但布料虽不同,里面所包的却大同小异,基本全是草木灰。

  现代人看来,用草木灰很可怕。其实草木灰是好东西,能吸液体,还有很强的杀灭病原菌及病毒的作用,比叶子、羽毛什么的好多了。当然了,草木灰最大的好处是便宜,谁都用得起。

  这么说来,月事带除了不能自粘之外,似乎也不错。但问题是,这东西不是一次性的,每次用过之后,都得取出里面的草木灰,将布包洗净晾干,留待下一次再用。

  大方点的人家,或许换得勤快一些,要是节省或贫寒的,大概几年都不会换,更贫穷一点的女子,可能一生就有一两个月事带,是不是有点细思极恐呢!

  随着文明的进步,除草木灰以外的其它材料也被开发出来。比如纸张被发明出来后,有些人便用草纸取代草木灰,盛产棉花的地区,也会用棉花取代。

  值得一提的是,古代视女子的生理期为极其隐私的事情,甚至认为那代表着不吉、不洁,整个社会对此讳莫如深,因而月事带无法购买,市场上压根就没卖的。

  高门贵妇、大家小姐由服侍的奴婢帮着制作,普通女子只能自己动手,通常是由母亲教给女儿,或者姐姐教给妹妹,一代传一代。

  1975年,福建的一处贵族墓中发掘出了月事带,虽然已过去几百年,依然能看出比较精致。

  根据考古学家的研究,此墓的主人是赵匡胤第11世孙的妻子黄晟,也许她去世当天正处于生理期,因而陪葬品中有大量月事带,为后世的考证给出了依据。

  令人无语的是,不知从何时起,月事带被赋予了更多神秘的色彩。某些人认为,月事带是天下至秽之物,可以破至邪之物。因而,竟有人用来驱邪除妖。

  顺着这个逻辑延伸,清末很多百姓认为洋人的炮弹是种妖术,也可以用月事带去破。民国学者曹聚仁就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到,许多百姓坚信“破红衣炮弹的唯一妙物,就是女人的月事带,满城高挂,炮弹不飞,炮身自裂,效验如神。”

  好在清朝官员还没无知到那种程度,否则那玩意儿飞舞在城头上,那画面当真是无法想象。

  不过,月事带再像卫生巾,那也不是,其功能差得远。不仅是不方便,最主要的是不卫生。现代卫生巾一般建议2至3小时换一次,最多不超过4至5个小时,随换随丢,如此才能减少细菌的滋生。

  而月事带用了洗,洗了用,洗的时候不能保证干净,洗完又不好意思在太阳光下暴晒除菌,一般在房内阴干,可想而知有多少细菌累积其中。所以古代女子很多都有妇科病。

  近代的某些偏远地方,由于发展较为落后,当地女性们很长时间内还在使用月事带,只是用卫生纸代替了草木灰而已,使得这些女性吃了大苦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