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历史上的白莲教到底是什么样的 该组织起源于什么时候

2021-03-10 11:39

  对古代白莲教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大家一定都看过“功夫皇帝”李连杰主演的“黄飞鸿”系列之《男儿当自强》,其中出现祸害百姓的邪教“白莲教”,飞扬跋扈、草菅人命。

  黄飞鸿

  那么,历史上真实的“白莲教”到底是什么教派?又是从哪里起源的?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白莲教”是唐宋两代民间社群宗教组织,与汉传十大佛法之一的“净土宗”渊源极深,教义和宗教信仰相似。“白莲教”是否源于“摩尼教”?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

  黄飞鸿

  西汉汉武帝统治时期,由于“古丝绸之路”的开通,中原地区与西方诸国的贸易往来日益密切,“摩尼教”就是在这时候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原地区。

  “摩尼教”又称“明教”,是公元3世纪中叶由波斯人摩尼所创,他拜火教原有的理论基础上,吸收了其他教派一些理念创立的世界性宗教。公元4世纪至6世纪,“摩尼教”一度盛行于中亚和地中海地区一带。公元694年,“摩尼教”波斯教徒拂多诞,将摩尼教的汉译教典《二宗经》献于女皇武则天,从此之后,“摩尼教”在中原开始了传教之旅。

  摩尼教

  唐代历史上有名的“安史之乱”,唐朝从属回纥(今新疆维吾尔族)平乱有功,被唐代宗李豫大为赞赏。在回纥的大力支持下,“摩尼教”在中原各个地区大肆修建大云光明寺、摩尼寺,广招信徒,公开开始传教。待到回纥灭亡后,“摩尼教”的靠山没有了,不出所料就在中原地区被禁止了。

  到了唐武宗李炎时期,民间严禁一切宗教活动,历史上称为“会昌法难”,所有宗教活动都由明转暗。唐武宗之后解除了严禁宗教活动的禁令,但唯独“摩尼教”被推入永禁之列。“摩尼教”被唐代统治阶级束之高阁,从此转入地下并依附着其他的宗教,以佛教和道教的名义进行秘密活动。

  会昌法难

  正是由于“摩尼教”的教义与当时的封建统治阶段利益有违背和冲突,而且有着严重的造反嫌疑,才被当时的统治阶级所不容。

  “摩尼教”崇尚光明,勇于与黑暗作斗争,在封建统治阶级看来,这种带有严重煽动性的教义影响到他们的统治。唐代崇拜信仰弥勒佛的信徒居多,“摩尼教”教徒的衣着也是白衣白冠,“摩尼教”在唐代被禁后,就融入了佛教之中也是顺理成章。“摩尼教”原本就是在“拜火教”的基础上创建的,火属红色,“净土宗”的阿弥陀佛系也属红色,因此“摩尼教”与“净土宗”的确有很深的渊源。

  唐武宗灭佛

  正是“摩尼教”的本质激进,对造反叛逆这种事“情有独钟”,在唐末进行了多次起义活动,都被当时的统治阶级打压了下来,并被屠杀了大批教众。

  到了公元1120年北宋宋徽宗当政时期,方腊、吕师囊起义;南宋时期,王念经、余五婆起义,反抗宋朝政权的统治,其原因就是统治阶级的过份剥削。这些农民起义军的中坚核心力量就是“摩尼教”教徒,说明“摩尼教”在平民百姓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并且深受爱戴。南北宋时期,历代统治阶级一直将“摩尼教”定义为“邪教”,进行严厉的打压,同时“摩尼教”又遭到佛教所排斥。

  方腊起义

  据历史文献记载,宋朝时代,“摩尼教”、“拜火教”、“白云宗”、“白莲社”为当时统治阶级最为憎恨的四个教派,可见“白莲教”源于“摩尼教”是不正确的,事实上是这样的吗?

  我们来了解一下“白莲社”的起源。唐朝中叶天宝年间,由于唐玄宗李隆基昏暗执政和过度剥削,后果直接导致了“天宝之乱”,史称“安史之乱”。

  白莲社

  “安史之乱”这个唐朝重要的转折点,让大唐的“开元盛世”的局面一夕之间,向着国土分裂、政权崩溃、四方战乱的倾覆局面方向发展。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就险遭安禄山乱军的毒手,白居易和唐汾的诗词中就证实了“白莲社”的存在,“白莲社”的渊源,也是与佛教有重大关系。

  “白莲社”的初期成立的宗旨,就是“修身念佛”,圈子就是由少数寺庙高僧和朝廷臣子构成,与当时统治阶级高层信仰佛教是分不开的。

  北宋南渡后,“白莲社”凭借乱世局面迅速壮大,渐渐渗透入社会各级阶层,上到统治阶级,中到资产阶级,下到无产阶级。元朝占领中原地区以后,南宋偏安一隅生活安逸奢迷。

  白莲社

  南宋领土的缩水,国内税赋的加重,造成了民间生活水平的降低和窘迫,人民纷纷寻求宗教上的慰籍,“白莲社”以向佛修行问道,西方极乐净土为人之归宿,搭救人们脱离苦海,普渡众生,而让无数信徒心生向往。

  “白莲社”的壮大,更让“摩尼教”教徒大量流入“白莲社”,使得“白莲社”这个原本是封建上层统治阶级构筑的圈子,变成“为人民服务”的一种民间宗教社群组织。“白莲社”发展壮大后,变成披着宗教外衣的组织来反对封建统治阶级的剥削和统治,能不让封建上层统治阶级所仇视吗?

  红巾起义

  到了元代,元朝统治阶级对宗教活动管控极为宽松,采取放任自流的政策,少数民族的蒙古人不知道“白莲社”以往的光辉历史,对于佛教范畴之内的宗教更加不过问。一直饱受历朝历代打压的“白莲社”顿时“翻身农奴把歌唱”,扬眉又吐气,元成祖忽必烈曾下旨保护“白莲社”并为其修建了寺庙。

  元英宗孛儿只斤.硕德八剌即位后,又下诏严禁“白莲社”礼佛,“白莲社”又从公开转为地下,成为民间秘密组织,不能曝光在阳光下。

  红巾朱元璋

  元顺帝时期,天灾人祸、苛捐杂税让人民不堪重负,元朝官方机构对民间疾苦视而不见,“白莲社”教徒打着“明王出世,普渡众生”的旗号,韩山童、刘福通、韩林儿、彭莹玉、徐寿辉、邹普胜、陈友谅等农民起义军领袖、教徒揭竿而起,将“白莲社”和弥勒佛结合在一起,以红巾为号,史称“红巾军”,成为颠覆和瓦解元朝政权的中坚力量,“白莲社”升级成“白莲会”。朱重八也在这个时期成为“红巾军”的一分子。

  红巾朱元璋

  朱重八出身市井贫苦家庭,“白莲会”开始造反的时候,朱重八义无反顾地加入了郭子兴的起义队伍,吃尽千辛万苦,踏遍千山万水,一级级往上爬,终于朱重八干掉了所有与他作对的人,铲平了所有与他对立的政权,创建了明朝政权,朱重八也变成了朱元璋。

  朱元璋在年少时颠沛流离、四处流浪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民间疾苦。在减轻人民负担的同时,朱元璋也下诏严令禁止民间一切邪教活动,国家阶级之间的矛盾暂时得到了缓和。朱元璋大肆屠杀开国功臣的同时,也在防止“白莲会”势力渗透入明朝统治阶级高层。高亢的“白莲社”又开启了休眠模式,遁入了地下。

  明朝中叶时期,万历天启年间,封建统治阶级又开始腐化堕落。政权机构怕民间又暴发起义,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和残酷的方法来防止人民的起义。此时辽东后金女真人经常骚扰大明边关,明朝对辽东出兵迫在眉睫,于是在原来就已经沉重的税赋上又增加了出兵辽东的兵饷,再加上天启年间旱灾频发,平民百姓已经到了剥树皮吃草根的地步了。

  大明政权不仅不体谅民间疾苦,反而大肆盘剥黎民百姓,增加人民生产力的负担,特别是大宦官魏忠贤利用权势和矿盐两税想尽办法多方盘剥,让大明平民百姓更加无法生存。

  白莲教

  公元1625年,明天启6年,沉寂已久的“白莲会”死灰复燃,聚众蜂起,蓟州王森起义,“白莲会”正式转变为“白莲教”。

  不久,王森被明朝廷镇压,死于狱中,其子王好贤和钜鹿徐鸿儒继承了他的遗志,举兵攻陷郓城,但不久被明军所困,弹尽粮绝下徐鸿儒被捕,被凌迟于北京。“白莲教”的起义,说明了当时阶级矛盾问题的不可调和。

  白莲教圣母

  到了满清统治下的汉人江山,原本“反明复元”的“白莲教”又摇旗呐喊,化身为“反清复明”的正义斗士,并延伸发展了许多支派,继续吸纳教徒,妖言惑众,崇拜“无生老母”;满清王朝也多次派兵镇压,但是“白莲教”隐藏太深,以致效果甚微,屡禁不止。

  清代乾隆年间,“清水教”王伦的起义,就是“白莲教”分支之乱。清嘉庆元年,“元教”(黄教)席卷川、陕、鄂、豫、甘的五省农民起义,以及嘉庆十八年的李文成领导的“天理教”农民起义,历时数年,满清政府抽调了全国16个省的兵力,共耗费了白银2亿两,相当于当时大清5年内的财政收入,抽空了满清大量的精力和人力,才平定了民乱;满清王朝也逐渐由盛转衰,向历史的深渊滑落。

  白莲教

  同时,这些“白莲教”分支教派的教义,并不是以反对封建统治地目的为要素。

  因此,“摩尼教”与“白莲社”都是和中原佛教有着极深的渊源,相互有所联系。“摩尼教”教徒为了“驱逐黑暗,迎接光明”的教义,不惧流血死亡,成为封建统治阶级屠刀下的牺牲品。

  而“白莲社”经过民间的发展壮大后,也成为了反对封建统治阶级剥削的宗教组织;这两者从根本意义和出发点来说,都是相似的。

  宋朝时“白莲社”被统治阶级憎恶,在他们眼中恶劣性质接近“摩尼教”,更由于“摩尼教”在唐代被统治阶级列入“永禁”之列,“摩尼教”教徒大量流入“白莲社”,完善了“白莲社”结构性和组织性,加强了与封建统治阶级之间的斗争。

  元代时期的几次大规模农民起义,正是“摩尼教”教徒融入“白莲社”并成为组织领袖、骨干,推动了“白莲社”组织向“白莲会”的发展和前进。尤其以元末以韩山童、刘福通所领导的,披着“白莲会”的宗教外衣,与弥勒佛结合,又称“红巾军”,成为推翻元朝暴力统治最中坚的力量之一。

  白莲教

  最后大清时期“白莲教”的定型,实际上就是“摩尼教”和由“白莲社”过渡成“白莲会”的二者,经过历史的变迁合二为一的宗教产物,是反对历朝历代封建统治阶级,过份剥削人民的民间社群宗教组织。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的1949年,少数地区还残留的“白莲教”支脉组织,已完全沦落为诵经拜神,传播封建迷信思想和歪理邪说的会道门组织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