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太平天国运动打击了清朝 人们为何还是不喜太平天国

2021-03-11 14:39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太平天国和清朝,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主要是时代变了,人们看问题的眼光也随之改变。随着网络上各种资讯纷至沓来,使人们能了解更多尘封已久的历史真相,眼光也逐渐变得开阔起来,对待历史也不像以前那样非黑即白,非好即坏,而是多了几分审慎、理性、客观。正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很多人对于中国最后一次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运动的看法也随之起了微妙变化,其实也是还原真实历史的顺理成章之事,并非什么骇人的洪水猛兽。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传教士梁发编纂了一本名为《劝世良言》的小册子,内容是宣传拜上帝、敬耶稣、反对偶像崇拜以及天堂极乐、地狱永苦的基督教义,他在广州街头免费散发时,给一位正因屡试不第而万分苦恼的穷书生以巨大的人生影响。这位科场失意者正是广东花县官禄埠村人士洪秀全。

  彼时31岁的洪秀全偶然阅读《劝世良言》后,惊喜地发现,自己已经“获得上天堂之真路和永生快乐之希望”,于是开始笃信上帝,崇敬耶稣。他邀约几个同样科场失意但志同道合的伙伴,按《劝世良言》中所讲述的基督教仪式,以水灌顶,自行施洗,不久就成立了后来风靡大半个中国的著名宗教组织——拜上帝会,并先后在两广地区开始了早期的传教活动。两年后,洪秀全撰写了阐述拜上帝会宗教教义的《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等作品,将基督教义与中国的儒家思想以及底层农民的平等、平均等思想糅合在一起,奠定了太平天国运动的思想基础。

  拜上帝会在相当大程度上借鉴了基督教教义,不仅入教者要照基督教形式接受洗礼,全体教众必须尊奉独一尊神上帝,舍弃其他一切信仰偶像,而且洪秀全还借基督教上帝曾派遣弟子耶稣降生救世的宗教传说,把自己附会为上帝的次子、耶稣的弟弟,宣称自己受上帝之命下凡,诛妖救世。

  然而,拜上帝会终究与基督教不同,其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摒弃了基督教义中“因穷守分,凡事听命于神天上帝”的忍耐谦卑思想,改为积极斗争,用刀枪消灭世上一切阎罗妖魔的革命精神教诲信徒。据《天国史纲》记载,洪秀全当年创立拜上帝教时,曾专门请匠人铸造了一把“斩妖剑”随身佩戴,还写了一首中西混杂的“打油诗”:“手持三尺定山河,四海为家共饮和。擒尽妖邪归地网,收残奸宄落天罗。东西南北登皇极,日月星辰奏凯歌。虎啸龙呤光世界,太平一统乐如河”。

  在较为富庶的广东传教不利,洪秀全、冯云山俩老表遂来到地瘠民贫、民风剽悍、民众也更具反抗精神的广西浔州府桂平县紫荆山区传教……太平天国在初起时曾经取得过一连串辉煌的胜利。从咸丰元年(1851年)一月桂平金田村起义,到咸丰三年(1853)三月攻克江苏省城南京,仅用了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太平军就由最初的一万余人迅速发展至二十余万人,一路横扫广西、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六省的八旗、绿营清军,转战五千余里,迭克数十座城池。

  洪秀全将南京改为天京,正式建立了农民政权。定都天京后,又展开西征,以打破清军对天京的包围。太平军击溃清军江南、江北大营,迫使安徽巡抚江忠源、湖广总督吴文镕、江苏巡抚吉尔杭阿等大吏相继自杀,钦差大臣向荣兵败逃往丹阳毙命。控制了从武昌到镇江长江沿岸的重要城镇,安徽、江西、湖北东部及江苏的部分地区。随后派悍将林凤祥、李开芳率军北伐,向清朝的老巢北京进发,一路狂飙突进,兵锋已经抵达天津附近。因天国高层重视不够,北伐军兵力不足,弹尽援绝,打到河北时已成强弩之末,很快被满清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围堵、剿灭。

  然而,就在太平天国走向其发展巅峰时,发生了令亲痛仇快的“天京事变”。天王洪秀全无法忍受东王杨秀清的专横擅权,密调在江西前线督师的北王韦昌辉率部返回天京。咸丰六年(1856)九月某日深夜,韦昌辉率心腹死党3000余众秘密赶回天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东王府,一场惊天屠戮惨剧随即展开……。

  韦昌辉率部捣入东王府,将酣睡中的杨秀清及眷属、东府官吏、部下统统斩杀。随后又在全城展开大搜捕,东府将士两万余人惨遭杀害。这些人大都是身经百战的两广老弟兄,是太平天国最优秀的将领和战士。九月中,翼王石达开从湖北赶回天京,他责备韦昌辉不该滥杀,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想将石达开一并诛杀,石达开闻讯仓猝缒城逃走,韦将石达开眷属30余口全部捕杀。十一月,石达开率大军从安庆向天京进发,以讨伐滥杀无辜的凶逆韦昌辉。迫于天京广大军民的愤怒,洪秀全下令围剿韦昌辉及同党,经一日激战,将韦昌辉及其心腹200余人处死,结束了天京城内长达两个多月的白色恐怖。但此后洪秀全不再相信任何人,大封自己的兄弟为王,掌握天国枢要。石达开屡遭排挤,负气离开天京,率十余万精锐在外独立作战,与天京渐行渐远。经此同室操戈、手足相残、分崩离析的巨变,天平天国政治、军事实力大大削弱,人心涣散,形势急转直下,无可挽回地走向彻底覆亡的深渊。

  这年年底,乘天国内讧而获得喘息之机的清军重又完成了对天京的包围,重新构建起重重壁垒,并在各地发起凶猛反攻。不论是在安徽、江西还是江苏,清军都占有较大优势。面对日益强大的老对手湘军,尽管太平军将士在军中后起之秀李秀成、陈玉成等年轻将领的指挥下,浴血奋战,殊死搏斗,但始终处于守势,已经很难发动大规模的军事反攻了。湘军曾国荃吉字营三万余人廓清外围后将天京城团团围困。急于发财的湘军将士不顾瘟疫,不顾死伤,屡屡击退李秀成数十万援军的进攻,死战不退。同治三年(1864)六月,天王洪秀全病饿而死。一个半月后,湘军轰塌天京城一角,杀入城内,城中血流成河,天京失守。九月底,洪秀全长子、幼天王洪天贵福(洪福瑱)在江西被赣抚沈葆桢擒获,遇害于南昌。李秀成被俘后写下数万字的自述,历数天国过失,并隐隐露出降意,旋即被曾氏兄弟处死。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又未能摆脱覆亡的厄运,遗憾的丧失了无数人用鲜血和生命所换取的一切胜果。

  洪秀全以上帝次子自诩,却满脑子封建帝王意识。一心想当皇帝的他鹦鹉学舌般的借基督之名,脑袋里、嘴巴上虽然在想象或诉说新社会的宏伟蓝图,实际中却在重复建造着旧社会的构架。太平天国的一系列制度正是在这方面暴露出农民运动的致命弱点。

  据记载,太平天国确立了一套“贵贱宜分上下,制度必判尊卑”的礼制。从天王到最基层战兵之间,等级森严,君臣上下有天渊之别,甚至连称呼、服饰、仪仗车马等都有明确规定,严禁逾越。天王、东、北、翼诸王出行,路遇官兵必须回避道旁,口呼万岁或千岁,否则就将遭到严厉惩处。政治上,天国也实行集权制,所有人必须无条件服从天王意志。天国还实行世袭制,规定天王、诸王及侯爵可世袭罔替,功名利禄可由其子孙世世代代继承下去。天王、诸王及数不清的侯门与基层官兵及辖区民众之间脱离隔绝,追求奢靡的生活,其排场比诸爱新觉罗氏皇帝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记载,天王府方圆十余里,宫殿林苑,亭台楼阁,雕琢精巧,富丽堂皇。东王府、翼王府及诸王府也备极奢华。天王、诸王不断从民间选秀女充实后宫,嫔妃如云,佳丽三千,大小老婆比清朝咸丰、同治皇帝多得多。进南京后,天国领袖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日渐疏远。天王洪秀全高高在上,不理朝政,整日在深宫中与嫔妃厮混,足不出户,还专心于研究宗教神学,对于军政大事毫无兴趣。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王则各自通过家族、亲属、部下等关系,结成了一个个小集团,结党营私,争权夺利,明争暗斗,以扩大各自的势力范围,并最终导致自相残杀,葬送了无数农民战士用生命换来的胜利果实。

  换个角度想,假使太平天国灭掉了清王朝,洪秀全也不见得比满清皇帝干得更好,根据他之前的表现看,或许他还不如咸丰、同治、甚至慈禧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