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武松连喝十八碗酒是多少 武松真的有那么能喝吗

2021-03-19 17:38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武松酒量,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武松的酒量和饭量跟普通人差不多,放到现在也就是一般水平。

  唐代大诗人的杜甫曾吹捧李白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一斗的容积是十升,一升是1000毫升,按照500毫升为一斤粗略估算,李白能喝二十斤白酒,喝完后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赋诗高歌。你要是相信杜甫说的话,那你真是生活小白。

  与杜甫相比,明朝的施耐庵要诚实很多。他说武松能喝18碗白酒,肚子还能装下2斤牛肉,听起来似乎有点唬人。实际上,了解宋朝百姓的生活后,你会觉得武松“泯然众人”。

  宋朝的酒也称作酒?

  中国酒文化真可谓源远流长。最早能够追溯到夏朝时期,劳动人民在生产过程中发现,发霉的水果或谷物能够散发出一股幽香。经过长久的摸索,他们知道把谷物发酵成“曲”。“曲”这个词很抽象,喜欢喝酒的人评价酒的好坏用“曲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再把“曲”沉淀后,进行二轮发酵变成糖,糖再经过发酵就变成“酒”,所以古代的酒不像现在清澈透明,它是一种浑浊的液体饮料。三国演义开篇词说“一壶浊酒喜相逢”,就是最好的佐证。浊酒经过过滤成为一种高档的酒——米酒。

  酒在封建社会发展进步很慢,直到唐朝时期,古人才酿造出纯度更高的黄酒,并在唐宋两朝十分流行。南宋时期,女真人被蒙元取代。蒙元的到来,不仅仅是成就战争狂人成吉思汗,也改写了中国的饮酒文化。

  此时,一种全新的美酒出现,它叫做“烧酒”,学名是“蒸馏酒”。李时珍在《百草纲目》里说,“烧酒非古法也,自元始创之。”基本上确定现代意义的白酒是由蒙古人发明。

  武松生活在宋徽宗时期,差不多是两宋交替的节骨眼儿。那会的酒叫“黄酒”,也叫“发酵酒”。它的度数有多高呢?顶好的黄酒不超过二十度!大部分米酒或黄酒的度数在十度以下,相当于现在啤酒的水平。

  武松喝得十八碗酒就是这种酒,甚至有可能不是上好的“黄酒”。

  水浒传里是这样说:

  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

  仔细看,小说里酒馆老板说他家的酒是“村酒”,言语中似乎透露着“村酒”不是好酒的感觉。一个穷乡僻壤的景阳冈山村想必也酿不出好酒。武松不相信酒馆老板的话,让老板尽管“筛酒”。

  一个“筛”字就有意思了。它说明村酒在喝之前要先筛一下,筛就是过滤的意思。宋朝的高端酒叫“黄酒”,已经是经过精密过滤的酒,武松喝得酒还要筛一下,估计也就是略带度数的“米酒”,相当于现在五六度的啤酒水平。

  这种酒放到现在,压根都不被列入酒的行列,除非那种喝可乐都上头的朋友。

  宋朝的“碗”

  “碗”在今天专指吃饭的家伙,普通老百姓吃饭用的碗都比较大,一碗能盛半斤八两水。胃口再大的人,别说喝三碗白酒,就算喝三碗白开水也撑得走不动。

  或许大家没有想到,宋朝的酒碗和饭碗完全不一样。早年在河南商丘出土的宋朝的陶瓷酒碗,就是最好的证据。宋朝的酒碗外形和饭碗相似,碗口的直径在12厘米以上,但是碗身很浅在4厘米左右,碗底直径只有2厘米多一点,容量大约在2.5两左右,和高脚玻璃杯的容量差不多。

  江湖好汉平时也没有太多讲究,吃饭喝酒时动作又大,真正喝到肚子里的酒肯定低于这个数量。最后估算一下,武松在景阳冈前后喝了18碗,18碗*2.5两/碗=45两,折合4斤半的量,再加上武松喝的是米酒,一顿操作下来相当于喝了5瓶啤酒,你是不是惊呆了!

  更令你惊呆的还在后头。武松喝了5瓶啤酒也就算了,你不会想到5瓶啤酒喝了一下午,原文说得一清二楚:

  正是晌午时候,武松走得肚中饥渴,望见前面有一家酒店,门前挑着一面旗,上头写着五个字“三碗不过冈。”(吃饭前)冈下路口都有榜文,教往来客人结伙成对趁午间过冈,其余时候不许过冈。单身客人一定要结伴才能过冈。这时候天快晚了,你还过冈,岂不白白送了自家性命。(过景阳冈前)

  从武松吃饭前到临走时的时间来看,武松的十八碗酒整整喝了一个下午。就算你的酒量再差,给你5个小时的时间喝掉5瓶啤酒,就算喝一瓶睡半个小时,保证也能喝完,不要说武松本来就是喜欢喝酒的江湖好汉。

  武松的饭量

  需要纠正一个问题,武松一共吃了四斤熟牛肉,而不是两斤熟牛肉。一开始“店家切了二斤熟牛肉,装了一大盘子,拿来放在武松面前,再筛一碗酒。”喝到一半时,武松觉得喝得很高兴,武松说“酒也要,肉也再切些来。”

  不管是两斤熟牛肉,还是四斤熟牛肉,说明武松的饭量还可以。但是不要忽略一个问题,宋朝的度量衡与现在大不相同,尤其是秤的标准差别很大。

  “斤”这个度量衡单位由来已久,从西汉一直沿用到民国结束,虽然现在通行的公斤或千克,但老百姓日常生活依然以“斤”为主要度量衡。

  在两千多年的封建历史中,“斤”的标准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朝多多少的都有一些变化,它不是现在的10两。西汉是258.24克,东汉是222.73克,魏晋是222.73克,南齐是334.10克,梁朝和北魏是222.73克,隋朝是668.19克,唐朝是596.82克,宋朝刚好是640克。

  武松一共要了2560克牛肉,用今天的“斤”来计算,武松消费了5斤多熟牛肉,但我猜他没有吃完,最开始的2斤牛肉应该吃完了,后边光跟酒馆老板在讨论要不要过景阳冈的事了。

  以上班为主的年轻人,没有从事体力劳动的经历,平时吃饭也就是一个汉堡加一杯可乐奶茶,与从事体力劳动的建筑工人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10年前,我在山东念完大学实习期间,同学家里装修让我过去提点建议,赶巧找了3个民工朋友负责铺地板砖。中午饭点时,按照约定要管一顿饭,同学带着3个工友去喝羊肉汤。

  那顿饭吃得令我大开眼界,长这么大头一回见识到什么叫饭量大。山东的羊肉馆都是用直径2米的大锅炖,那会羊肉比较便宜,好像是30块钱一斤。三个人一人一斤羊肉,锅饼和羊汤是免费的。饼吃了多少,我没有数清楚。但是我清楚地记得,3位民工朋友一人喝了4碗羊汤。

  山东人喝羊汤的碗很多,不是家中盛米饭的碗,尺寸稍微比汤碗小一些。碗口碗底一样粗直径20厘米,深度是10公分左右。要是换算成重量和体积的话,丝毫不少于武松的四斤熟牛肉吧。

  何况人家民工朋友是一气喝完,假如再给他们一下午的时间,我估计能把直径2米的整锅汤给喝干了。武松也是靠体力吃饭的江湖好汉,属于使枪弄棒的练家子,吃四斤熟牛肉根本不算多。

  普通人的饭量能达到多少

  现在有很多网红以“大胃王”自居,后来经过网友细扒发现,很多都是镜头剪辑的结果,有的甚至是吃饭造假,一边吃一边吐出来丢在一旁。

  根据人体生理学研究,人的胃口其实很大。胃的容量会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加大。刚刚出生的婴儿胃容量是40毫升左右,一盒纯牛奶的五分之一。长到3个月时,胃容量达到100毫升,一周岁时250毫升(一盒牛奶的量),3岁时800毫升,7岁时1500毫升。到十六七岁时,容量已经达到最大值3000毫升。

  牛肉的纤维粗,密度比水要大,大约在1.1至1.2g/cm,取中间值1.15g/cm计算,武松吃了5斤牛肉,即2500g÷1.15g/cm=2173cm(毫升),完全在胃容量的最大范围之内。

  所以就算不是武松,换成普通人,假如胃口好的话,吃下五斤牛肉也完全没有问题,只是现在的生活了,大家都厌倦了大鱼大肉的生活。

  但是武松不同!别看他活得潇洒快活,过着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实际上,吃牛肉对武松是一种奢侈,我估计武松一生没吃过多少牛肉。因为牛在古代是禁止屠宰的动物。北宋初年《宋刑统》规定:

  诸故杀官私牛者,徒一年半。

  虽然中国人有着悠久的吃牛传统,但是从春秋战国开始,牛作为重要的生产力,只允许用它来耕地,绝不允许屠宰食用。不但不允许屠宰牛,老百姓家里养的牛年纪大了,也要交给官府来处理,没有官府的允许绝不可能擅自屠宰。

  所以,说一点题外话,水浒传里酒馆老板说“三碗不过岗”里面暗藏玄机。一个敢把饭店开在老虎经常出没的山下,还敢明目张胆地兜售牛肉,很有可能如同武松说的那样“莫非是间黑店,想留人住宿,半夜图财害命”。

  不管怎么说,武松没有辜负水浒第一猛人的头衔,酒也喝了,肉也吃了,老虎也打死了,景阳冈也过了。

  最后说一句“好个武松,武二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