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秦始皇究竟是不是吕不韦的孩子?史记中是如何记载的?

2021-03-24 20:38

  说到秦始皇,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相关的历史事迹。

  从秦始皇席卷八荒六合一统江山,直至末代秦王子婴自缚项颈,坐着纯白色的马车上,手捧大秦天下传国玉印,赶到大路旁恭候刘邦,从头至尾才十几年时间,一个强悍无敌的王朝就此被颠覆了。说起大秦帝国灭亡的主要原因,后代一般会将之归因于秦国的暴政。

  《过秦论》中就曾强调:一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实施最残忍的酷刑,二是,秦二世实施的酷刑更加残酷,赏罚不明,横征暴敛。

  东西汉时,普通百姓的口径十分的一致,基本上任何人都站起来斥责秦国的暴政,甚至于,不肯将其视为一个封建王朝,例如:扬雄就在自已的著作里将秦国比作为史上最多余的封建王朝。而班固在修撰汉书时又将秦皇与王莽混为一谈,罗列二人众多相同罪行,两位实施暴政的暴君最终殊途同归。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母为吕不韦的姬妾。《史记·吕不韦列传》则称始皇生母嫁给异人时,已经怀有身孕,至大期(怀孕十二个月)而生下了他,有人据此认为始皇是吕不韦之子。

  司马迁强调后代专家们都被迷惑了,见秦国普遍存在的历史过短,因此,不肯正确对待,因此,以偏概全,甚至于,取笑秦国压根配不上是一个封建王朝。尽管,司马迁自已很瞧不起这类立在主观视角对待历史的人,可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为了更好地诋毁秦皇,《史记》中确立写成秦始皇是吕不韦亲生孩子:秦庄王子楚早前在赵国当人质事件的情况下,因为,秦国当时与赵国始终处在交战状态,再加上,子楚仅仅庶出影响力低贱,因此,无论赵国和秦国都没将其当一回事。谁都想不到,秦国这时发生了一件大事儿,那便是,秦昭王的皇太子忽然过世,秦昭王仍未立嫡孙为继承者,只是立了安国君。

  到此,子楚摇身一变是皇太子的孩子,影响力骤然升高,殊不知,即使如此自已仍是庶出,终归无缘帝位。吕不韦从子楚这儿看到了极大的机会,为了更好地能从中渔利,甘愿带上很多黄金白银投奔子楚,期待可以替子楚广罗弟子,助子楚一跃升天。吕不韦的宝压正确了,子楚这一穷困潦倒王子还真被他推倒继承者的部位上。

  心计城府很深的吕不韦这时又把一个孕期不久的漂亮的女人赠给子楚,期待根据女人肚子里的小孩瞒天过海,将大秦国收入囊中。把美女送到子楚身旁后,过去了九个月生下一子嬴政,是为秦始皇。这一叫法传出之后,后世大家称秦始皇的情况下从此不管他叫嬴政了,都称其为吕政。实际上,秦始皇的这口背黑锅背得真是太冤,嬴政压根不太可能是吕不韦的孩子。

  最先,假若吕不韦若确实想根据嬴政摄入秦国实权,那么,在将来的日子里应当极力讨好自已送至宫廷中的漂亮的女人赵姬,借此机会提高与嬴政“爷俩”中间的情感,并在机会适当的情况下告之嬴政,仅有那样你才有可能获得始终的荣华富贵。从那时候的状况看来,吕不韦彻底具有那样的便捷标准,由于,子楚死的情况下嬴政仅仅个十三岁的儿童,并且,以吕不韦的心计要想取悦一个小孩真是易如反掌。

  但是,吕不韦仍未那样做,直到嬴政慢慢长大了吕不韦甚至于生疏了赵姬。那么,怎么会发生这类状况呢?主要原因便是嬴政压根并不是吕不韦的孩子。

  更何况,在春秋战国时代,我国的权力愈来愈集中化,到东汉后期,大秦天下早已顺理成章地产生相对健全的官阶规章制度。文武百官紧紧围绕着执政者产生一个权力社交圈,全部比较敏感的物品都必须历经执政者审批,或者由执政者分派别人手执印信方能做事。因此,就算是权力再大的重臣也无法与暴君匹敌。秦始皇身旁的嫪毐在中后期十分贴近权力关键,可是,最后还是万念俱灭。

  也有,这一阶段的权臣尽管有自已的封地,但却只有在自已的封地履行经济发展支配权,并没有在自已的封地下拉起一支队伍的兵权,并且,封地随时随地有可能被统治者以任何借口取回。“吕政”之说给了反秦者一把锐利的神器,遭受秦皇欺负的普通百姓总算可以根据骂嬴政不寻亲爹而得到一种精神实质获胜。

  实际上,作为《史记》编撰者的司马迁对嬴政的家世也是将信将疑,“疑以传疑,信以传信”也是一种细致严谨的修史态度。司马迁自已无法弄懂这个问题,索性就此写在史记中供后代参详,期待有朝一日有些人可以破解疑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