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历史之谜 > 正文

西汉王朝矛盾不是很多吗 百姓为何没有集中爆发造反

2021-09-13 17:39

  对西汉王朝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西汉时期王朝内部矛盾那么多,期间为何没有集中爆发百姓造反?

  引言

  汉武帝刚刚登基的建元三年,即前138年“三年春,河水溢于平原,大饥,人相食。”这,可谓是给年轻的汉武帝来了个下马威。

  前129年的汉武帝元光六年,前124年的汉武帝元朔五年,前120年汉武帝元狩三年,前100年的汉武帝天汉元年,前92年的汉武帝征和元年,西汉一些地区都发生过大旱天灾。前132年的汉武帝元光三年,齐鲁地段的黄河发生两处决堤的改道涝灾。这次黄河决堤改道,淹没面积涉及到了中原十六个郡,汉武帝发动十万大军和民工堵截堤岸,可谓是损失惨重和治水场面宏大。汉武帝时期的一些自然灾害所引发的的社会后果,是比较严重的。

  受灾地域中的各式各样积压矛盾也会大量爆发,政治灾荒所引发的自然生态灾荒和社会造反动乱,历朝历代都屡见不鲜。自汉高祖刘邦于前206年在蜀汉建立汉王国肇始,一直到汉武帝去世的前87年,西汉王朝一共经历了119年,约是西汉王朝230年寿命的一半余。纵观西汉王朝这119年历史可知,当时的西汉官方举全国之力连续发动了两类战争,一是长期的抵抗和反击外来侵略的汉匈战争,二就是汉王朝对周边进行一统宾服的战争。

  由此可见,这说明了一种人类政治历史现象,即,老百姓只可能支持、容忍统治者发动的两类战争,一是抵御外来侵略的战争,二是宾服周边的战争。除此之外,老百姓天生反对国家社会中的所有政治利益小集团之间的争权夺利的内讧战争,即人们所说的各政治利益小集团为争夺国家统治宝座所发动的内战。纵观西汉王朝中前期的119年可知,西汉王朝的宫廷、官场有个逐步积蓄矛盾和发生冲突的漫长历史过程,这些积蓄的矛盾和冲突,都在西汉中后期不可克服地逐步表达了出来,且表现得非常残酷。

  所以,后人看类似于西汉王朝这样的中国古代历史,总是有种看血淋淋的宫廷、官场恶斗史的感觉,一个王朝的衰败,往往就是来自于这样的窝里斗内耗。一个国家政权的统治历程,往往与一个人的生命历程非常相似,其都有个青春少病的儿童少年期,有个被功利欲望制约而忽略养生及其积蓄疾病的成年期,最后,又必然会进入一个疾病多发的衰老期。世界上,没有一个执政政权可长生不老,这就犹如一个人必然有其寿命极限的那样。

  国家政权的更迭,与人类繁衍的情况也非常相似,一个政权的死亡,必然另有后继政权替代之,这就类似于人口自然生灭繁衍一般。中国历史上的家天下的王朝,虽然也在经历着祖孙皇帝的不断替代和历朝历代的不断“自我医疗”性的改革,但是,一个家天下的统治王朝,就类似于一个家族生命繁衍形式的那样,其王朝总是免除不了一些不可克服的“基因遗传疾病”后患,即,家天下的统治者始终无法克服自己祖先遗留给自己的体制法统弊端。

  汉高祖刘邦为了建立自己的刘姓家天下,他登基以后,就开始了反异姓王的战争,原本与他协同作战打天下的异姓诸侯王大多因种种不得已原因而“被谋反”,其中,除衡山王吴芮后获得长沙国的蕃王封建和善终于今湖南一带的“荆蛮之地”外,其他的异姓诸王,比如楚王韩信、韩王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赵王张敖、燕王臧茶、燕王卢绾、代相国陈豨等都因种种原因而“谋反”,他们要么被刘邦镇压和诛杀,要么像张敖那样被削王爵,要么他们就率大批属下叛逃入匈奴成为后来中国北方地域中的草原牧民。

  这就是说,西汉以降的蒙古草原、西北新疆等地,甚至包括东北地区中的许多所谓的“少数民族”祖先,恐怕都是当初的中国中原汉人,西汉时代,因种种原因而流落于中国北方草原和西域之中的汉人,至少在50万人以上。根据史载可知,仅仅发生在前90年的汉武帝征和三年的因主帅李广利被迫投降匈奴的原因,就有数万汉军将士永远滞留在了今蒙古国与中国新疆一带。

  加之历史上的历朝历代都有不少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进入中原同化成汉人,再加之中国历史上各部族之间从来就有通婚传统,所以,从历史溯源看,中国各民族,是货真价实的血亲兄弟;这,是中国民族之所以不同于外国民族的重大特性所在。吕太后执政期间,吕太后家族男丁大多高官,但是,吕太后去世之后,太尉周勃与丞相陈平打着恢复刘姓天下的旗号而设计诛杀吕太后家族的吕禄、吕产、吕媭等高官和家属。“辛酉,斩吕禄,笞杀吕媭。分部悉捕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

  前174年的汉文帝前六年“十一月,淮南王长谋反,废迁蜀严道,死雍。”这年,淮南王刘长谋反被废,死于前往蜀地的关中西部雍地。前163年的汉文帝后元年“冬十月,新垣平诈觉,谋反,夷三族。”前157年的汉文帝后七年“夏四月,大旱,蝗。令诸侯无入贡,弛山泽,减诸服御,损郎吏员,发仓庾以振民,民得卖爵。”

  西汉王朝最初出现公开买卖官爵,是在汉惠帝六年;汉文帝时代,买卖官爵之事更是有所增多,这主要是皇家出于救灾集资的应时急需。但是,由于家天下的王朝都具有自身不可克服的政治文化“基因遗传疾病”问题,汉武帝时的朝廷为集资军费的公开买卖官爵,就十分猖獗了。而官场中的买卖官爵问题,则像是中国君主专制的历朝历代王朝中的一个共同“基因疾病”一般,长期折腾着中国国家社会,造成了国家社会的许多不良后遗症。

  至今,我们也不能说中国国家社会中的这种买卖官爵的腐败现象就已经被彻底消灭了,只不过如今的买卖官爵和买卖社会功名爵位的现象,更加地下和隐蔽而已。由此可见,只要存在着君主专制政治体制,只要官员的任命权不在真正表达民意的选举机制中,只要国家政务和职称、职务的评定机制不透明化,那么,中国历史中的买卖官、爵的“政治痼疾”恐怕就永远无法消除。

  前154年的汉景帝前三年年初,发生了七王叛乱,吴王刘濞、胶西王刘卬、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菑川王刘贤、胶东王刘雄渠,举兵反汉景帝,要求诛杀力主削藩的御史大夫晁错,晁错被张皇失措的汉景帝诛杀以后,七王依然还谋反内战。后来,终于醒悟了的汉景帝派遣太尉周亚夫和大将军窦婴出兵镇压七王。前149年的汉景帝中二年,匈奴进犯燕地,这年,原太子刘荣因故自杀,刘荣自杀后,处理此案的中尉郅都因此被愤怒的窦太后所诛杀。

  前143年的汉景帝后元年,条侯周亚夫被诬告下狱,在狱中自杀。前142年的汉景帝后二年,匈奴进犯雁门,雁门太守冯敬战死。前122年的汉武帝元狩元年“十一月,淮南王安、衡山王赐谋反,诛。党与死者数万人。”这年,汉武帝出兵镇压淮南王刘安和衡山王刘赐,同时诛杀两王的同党数万人之多。刘安为什么会“谋反”?这至今是历史之谜!此案,刘安恐是“被谋反”了。

  前118年的汉武帝元狩五年“春三月甲午,丞相李蔡有罪,自杀······徙天下奸猾吏民于边。” 本年,汉武帝强行流放他所认为的奸猾吏民去边疆屯垦。前115年的汉武帝元鼎二年“冬十一月,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十二月,丞相青翟下狱死。”汉武帝时代,朝廷内的新

  前99年的汉武帝天汉二年,西汉王朝关东齐地开始出现民众造反,“泰山、琅邪群盗徐勃等阻山攻城,道路不通。遣直指使者暴胜之等衣绣衣、杖斧分部逐捕。刺史、郡守以下皆伏诛。” 这里所说的“群盗”,是指意的下层造反的老百姓。前91年的汉武帝征和二年,“春正月,丞相贺下狱死。”公孙贺的死亡,拉开了后来著名的“巫蛊祸乱”的帷幕。

  结语

  汉武帝时代的最大宫廷惨剧,莫过于“巫蛊祸乱”。这年,汉武帝的太子刘据和皇后卫子夫均死于“巫蛊祸乱”中,京城因此大规模内乱大战,双方死亡数万人,汉武帝与皇后卫子夫所生养的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及其卫青之子卫伉,也因巫蛊之事被诛杀。汉武帝近臣的仆射莽何罗与其弟马通是江充和刘屈驁余党,莽何罗因愤恨汉武帝而行暗杀,幸被霍光等人所救驾。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