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 > 世界历史 > 正文

瓦勒良:罗马最“无能”的皇帝,被俘为奴下场凄惨

2021-03-24 17:00

  在西方世界里,立国近1500年的罗马帝国无疑是光荣、伟大的象征,以至于如今称霸全球的美国,也喜欢以“新罗马”自称。然而,翻阅史书可知,罗马帝国真正能称得上伟大、光荣的时期并不太长,大部分时间里其实是与屈辱、混乱相伴,就连皇帝们也常常遭遇厄运。其中,最令罗马蒙羞的皇帝,无疑是沦为波斯俘虏的瓦勒良。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真相,一起看看吧!

  01 通往帝位之路

  瓦勒良,又译作瓦莱利安,193年出生于意大利伊特鲁里亚地区著名的贵族世家-李锡尼氏族。由于史料记载阙如,关于瓦勒良称帝前的经历后世知之甚少,我们只知道他曾资助戈尔迪安一世平定北非叛乱,由此获准进入首席元老团。德基乌斯担任皇帝时,因为赏识瓦勒良的能力和品德,遂提拔他为位高权重的监察官,并命其跟随自己征讨高卢地区的蛮族。

  跟中国的情况不同,罗马帝国在建立后的漫长时间里,皇位并不在一家一姓中传承,而是由军队在将领中推举产生,并由元老院进行形式上的任命。由于罗马军人多是见利忘义、喜欢作乱之徒,所以当皇帝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时,很可能便会遭遇杀身之祸,然后由另一位将领取而代之。瓦勒良之所以能上台,正是拜将士们的拥戴所赐。

  251年,德基乌斯在和哥特人的战争中阵亡,大将加卢斯被部下拥立为帝,但驻守梅西亚和潘诺尼亚的将领埃米利安努斯不服,并在253年僣号称帝。埃米利安努斯僭立后,率军向罗马进军,加卢斯仓皇迎战,同时命令瓦勒良带领高卢和日耳曼的军队回援。然而,瓦勒良尚未达到意大利,加卢斯便被部下暗杀,埃米利安努斯被元老院正式承认为合法皇帝。

  加卢斯既死,埃米利安努斯以皇帝的名义要求瓦勒良效忠,并上交军队指挥权。瓦勒良不傻,当然清楚埃米利安努斯的真实用意,加上手中握有重兵,未尝不可以争夺皇位。因此,瓦勒良拒绝埃米利安努斯的要求,并打着替加卢斯复仇的名义进军罗马,埃米利安努斯兵败被杀,时在253年11月。瓦勒良战胜埃米利安努斯后,被部下拥立为帝,当时他已经60岁。

  02 耻辱的执政生涯

  瓦勒良虽然当上皇帝,但从前任手中接过来的却是个“烂摊子”。首先,从卡拉卡拉时代开始,罗马的法币-安东尼便开始加速贬值,到瓦勒良上台前夕,其含银量还不到最初的5%。如此迅猛的货币贬值,势必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加剧社会矛盾,从而威胁帝国的安定,但史书中从未有过瓦勒良试图管控经济的记载,如此消极懈怠,难免会引起罗马臣民的怨恨。

  瓦勒良非但不能控制飞速上涨的物价,就连他赖以称帝的军队也处于失控的边缘。将士们自恃拥立之功,行事异常骄横跋扈,而瓦勒良为了安抚他们,不得不持续给予奖赏恩赐,由此导致军费开支居高不下。为了弥补亏空,瓦勒良只能加强对臣民的剥削力度,从而出现苛捐杂税不断增加、货币持续贬值现象,使得帝国陷入更深层的危机当中。

  瓦勒良虽然治军、理政,但在迫害基督教方面却“大有成就”。为了转移国民对自己毫无作为的怨气,瓦勒良把基督教树为靶子”,声称该教里通外国、亵渎罗马诸神、拒绝服兵役或出任公职,并试图在国内引发骚乱,必须予以严厉打击。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瓦勒良开始大肆迫害基督教,除了没收信徒的财产外,还把很多人判处流放或送上火刑柱。

  但是,对基督教的迫害固然能部分缓解臣民对皇帝不满情绪,但摆在瓦勒良面前的难题却依旧很多,尤其是蛮族的持续骚扰。从255年开始,居住在黑海附近的哥特人多次入侵罗马本土,他们渡海进攻小亚细亚北部沿海地区,一路烧杀淫掠,气焰甚是嚣张。然而,由于罗马军团士气萎靡、动作迟缓,往往还没有跟蛮族交手,后者便已经满载战利品返回老巢,令瓦勒良羞愤难当。

  03 被俘后的遭遇

  除了遭受蛮族的骚扰外,最令瓦勒良头疼的外部威胁,无疑来自波斯。在雄主沙普尔一世的率领下,波斯大军利用瓦勒良疲于应对蛮族入侵的良机,持续进攻罗马帝国的东部边境,不仅吞并后者的属国亚美尼亚,而且还侵入叙利亚。为了收复失地,瓦勒良在蛮族的入侵稍缓后,于260年初亲率7万大军东征,并在埃德萨跟沙普尔一世展开决战。

  埃德萨之战的过程在此不做赘述,总之罗马军团遭遇惨败,瓦勒良突围未果,沦为沙普尔一世的阶下囚。根据4世纪基督教会的记载,在沙普尔一世举行的凯旋式上,身穿紫袍、戴着枷锁的瓦勒良被展示在波斯臣民的面前,遭受无尽的羞辱、谩骂。不仅如此,每当沙普尔一世要乘马时,瓦勒良都会被迫趴伏地上,让波斯皇帝踩着他的脖子上马,跟卑贱的奴隶无异。

  身为罗马皇帝却受此奇耻大辱,瓦勒良内心的悲愤可想而知,因此在沦为俘虏后没多久,他便病死于波斯。不过,按照波斯拜火教徒的传言,瓦勒良是被沙普尔一世残杀的,死前曾被强迫吞下熔化的金水。不仅如此,波斯皇帝为了羞辱罗马帝国,还把瓦勒良的皮剥下来,在里面填满干草并做成人的形状,然后放在神庙中进行展览。

  虽然拜火教徒的传言完全不通人情,真实性值得可疑,但可以肯定的是,瓦勒良在波斯遭受羞辱,并在监禁中悲惨绝望的度过余生。作为唯一被敌国俘获的罗马皇帝,瓦勒良的遭遇令罗马臣民悲痛万分,进而心生羞愤。不过,瓦勒良之子伽利埃努斯的表现却令臣民惊诧,这位子承父业的皇帝在得知老父的遭遇后,竟然毫无悲戚之色,也没有为父报仇,真是毫无人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